《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第二章 失乐园(9)

  •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第二章 失乐园(9)已关闭评论
  • 319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随笔创作

第二章(9)

失乐园

作者:林奕含

后来怡婷在日记里读到这一段..思琪写了 :「其实,我第一次想到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人生如丧物,如此容易被剥夺。」

思琪回到她和怡婷的家,天色像死鱼翻出鱼肚白怡婷 竟还趴在客厅大桌上写作业。她打招呼而怡婷抬起头的时候,可以看见婷眼晴里有冰川崩落。怡婷把笔停住,说起唇语,笔顶吊着的小玩偶开始哆嗦:^Y〇u smell like l〇ve.」 干嘛躲在英文里?思琪有点生气了。你回来了啊。怡婷说完便低下头。你不看着我,我们要怎么讲话?思琪开始指画自己的嘴晷。怡婷突然激动起来:就像大部分的人不理解为什 么「我们」要这样说话,而全部的人都听不懂「我们」在说 什么,我与你有一条隐形的线索,我也矜持,也骄傲的 一一 7尔们」呃? 7尔们」有自己的语言吗?蒙住他的眼二选一的时候,他会选择你..而不会选成我吗?他可以看穿你的脸,知道你今天是颉痛而不是胃痛,他做得到吗?思琪瞪 直了睫毛:你到底是嫉妒我,还昙蠊妒他?我不知道,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小时候我们都说不学语言,可是「我 们」之闾不是语言还会是什么? 你们之间不是语言难道是什么?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好孤单..每次你回家,就像在炫 耀一口流利的外语,像个陌生人。我不相信你这个理论,我 在「那边」只有听话的份。

听话本来就是学习语言,就像文革时的标语和大字报。你说对了,这正是交革,我在「那边」的愿望就是许愿,梦想就是作梦。我不想眼你辩论。我 也不想跟你辩论。婷继禧唇语:老师眼师母在一起那么 久,他一定见过或想见过师母痛苦的表情,虽然残忍..但是 我必须说,他是比较负责任的一方,他摸过底才做的,但是 我们是从未受过伤地长大,我好疑惑,你现在看起来前所未有地快乐,又前所未有地痛苦,难道躲在「我们」的语言背后,也不能解脱吗?思琪露出踏道被洗劫的家的表情:你要我诉苦吗?如果有苦的话f对f但是f如果你觉得只有你跟老师在一起才有可能演化出语言,那只是你没看过我跟老师 单独在一起的样子,或是你没看过他和师母在一起的样子, 我猜整楝大楼都掉到海里他也只会去救嚅晞。

思琪摇头。没有苦,但是也没有语言,一切只是学生听老师的话。怡婷开始夸饰着嘴型,象是她的言词难以咬碎:这样很吊诡!你说你既不嫌恶也没有真爱吗?你骗人,你骗人你骗人你骗人。 这不是你乘决定的。你明明就爱他爱得要命。我没有。你有。我没有。 你有。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有。你什么都不 知道。你骗不了我,你们太明显了,你一进门我就闻到了。 什么?真爱的味道。你说什么?你全身都是,色情的味道, 夜晚的味道,内裤的味道,你全身都是内裤。你闭嘴!指矣 的味道,口水的味道,下体的味道。我说闭嘴!成年男子的味道,精一一精一一精液的味道。怡婷的脸像个辽阔的战场,小雀斑是无数闷烧的火堆。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羡慕什么,你好残忍,我们才十三歳啊一一思琪放声大哭,眼泪渐渐拉长了五官,融蚀了嘴型。婷真的看不懂。

伊纹搬出大楼之后,也并不回家,她有点受不了爸爸妈妈关切的眼神。在家里,爸妈道早安晚安的声音就像一块块 磁砖。搬进名下的一闾透天厝,三层种,爸爸妈妈定期帷护 得很好,太好了,她想打扫整理譲自己累得睡着都不行。五 年,或昙六年?跟一维在一起的日子像梦一样。也不能完全 说是噩梦。她确冒爱一帷,那就像学生时期决定了论文题目 就要一心一意做下去一样。一帷的世界是理所当然的:就像 一个孩子求索母亲的胸乳..直吃奶吃到男女有别的年杞,面 对这样口齿伶悧的孩子,你根本不忍心给他哪怕是最逼真的奶嘴。

难闻大种的那天,回头看一眼..高大磅砖的大厦闻着大 门f里面亮晶晶的水晶灯像牙,像是张着大嘴要把她吃进去。

伊纹晚上从乘睡不着,直阽到天芘板的绣芘壁纸连着四 壁像一个精美的盒子,把她关在里面。她总是下到客厅看电 影台f大白鲨吃了人她哭,大白鲨给宰了她也哭f哭累了就 在沙发上睡着了。沙发有牛皮的软香,趴在那儿被自己的呼 吸撹起来又瘪下去,感到呼吸是纱发的。躺在一颉牛身上睡 着一定就是这样的感觉。睡着了又惊醒,醒了继禧看电视。

上一部电影里演配角的女明星隔着十年在下一部电影里当上 主角,十年前后长得一槟一样。伊纹的歳月就像好莱坞女明星的脸,无知无觉。

伊纹有一天终于打电话给毛毛生。「喂?」「啊:毛 先生,我吵到你了吗?」「当然没有。」「你在儆什么?」

「我吗,我在画画,我的手不是拿着笔就是在前往笔筒的路上。」你没有笑。你沉默得像拿错笔擦不掉的一条线。毛毛只好继续说,「我好像忘记吃晚餐了,每次急着把手上的东 西做完,我的晚餐就是便利商店,想想蟹浪费的,人也不过 活几十年,每天只有三餐,好像应该听你的话,每餐都吃自己最想吃的东西喔。你吃饭了吗?」伊纹答非所问,一如往常:你可以过来陪我吗?」

伊纹应门,门一开,毛毛有一种终于请了从小熟暂的翻 译小说的原文的感觉。第一次看见你戴眼镜。你比任何经典 都附看。伊绞坐在长长纱发的这端:毛毛坐在那端:电影里 导演要逗观众笑的桥段伊纹终于会笑了。

隐形眼镜盒子和眼药水搁在茶几上,你的拖鞋圼圣菱, 一正一翻拨在地上,外套耸起肩膀挂在椅背上,原文书突出 脊梁,呈人字压在桌上,整块沉童的黑绞大理石桌都是你的 书签。连看了三部电影,伊绞睡着了。头备倚在沙发背上, 大腿间的冰淇淋桶在融化。毛毛轻轻地拿走冰淇淋,轻轻地 打开冰箱,轻轻地放进去。冰箱空荡荡的。关起冰箱门之际 毛毛突然想到伊绞的浅蓝色家居服大腿间那一块湿成靛色。 一张张发票像虫微微蜷着身子..随意放在桌上的大皿里,不 是连食就是便利商店。抶手椅里窝着一席匆匆叠好的凉被: 椅子前有咖啡渣干涸在杯底的咖啡杯..杯沿有唇形的咖啡 渍,也有水杯f磨豆机的小抽屉拉出乘..还有磨了未泡的一 匙咖啡末。我可以想象你整天待在纱发前的样子。毛毛脱了 拖鞋,裯子踏在地上:怕拖鞋的舌头打在地上吵醒伊绞。关 上电视的时候,因为太安静,所以伊纹醒了。毛毛看见她的 哏晴流出了眼涙。「晚上也可以陪我吗?」毛毛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我不想利用你的脆弱。伊纹补了一句,「房间很多。」那好。

毛毛下了班先回自己家,拿了些东西再回伊纹家,每天搬愈多东西过来,渐渐地,连设计圄也在伊纹这里画了。伊纹坐在他对面,一个人画圄一个人看书,两个人中闾却不是 山崖的沉默f而是崖壁有宝石矿的沉默。伊绞会小心翼翼地 招手,就像毛毛在远方,毛毛掊起头之后伊绞把书推过去, 手指指着一个段落,毛毛会停下昼画的手,请完以后说:真 好。伊绞对毛毛说:「其冒我们两个很像..你是一个比较温柔的我。」忍住没有说:你对我就像我对一维一样。这是爱情永不俗滥的层递修辞。

毛毛帮白己倒水的时候也帮伊纹添水,伊绞会睁大小羊 的哏晴,认真地说,谢谢你。你说谢谢两个字的时候皱出一 双可爱的小酒窝f你知道酒窝的本意真的跟酒有关吗?古时 酿酒,为了能与更多的空气接触,把酒_和温合好的五谷沿 着缸壁砌上去,中间露出缸底。我彷彿也可以从你的酒窝望 见你的底。但毛毛只是说,不用谢。忍住没有说:这样..其 冒我比你还开心,是我要谢谢你。

伊纹上楼进房间前,学大宾向上级敬礼的荽势,詗皮地 说:「室友晚安。」渐渐没有听见你在梦里哭泣了。早上看见你穿着粉红运动家居服走下来,脚上套着毛茸茸的粉红色 拖鞋,我在心里会自动放大你被厚近视眼镜缩小的眼晴。吃 完咸派我端甜派出采,你假装鸣咽说,惨了,毛毛先生要把 我宠成废人了。我愿意堕入_团地狱里,生生世世擀面皮。 用一蜚子擀一张你可以安稳走在上面饿了就挖起乘吃的面皮。

晚上一起看电影。伊绞要拿高处的光盘,拉紧了身子, 一面拉长声音说嘿咻。躇在那儿操作光盘搢放器,按个按 钮f嘴里会发出哔的一声。我有时候都不忍心去帮你f你太 可爱了。看法国电影要配马卡龙,看英国电影要配司康,看 俄萝斯电影要配俄萝斯软糖,吃着棉芘口感的糖,咬到一粒 干硬的核桃碎f就象是作梦被打断了f象是我时不时冒出的 问句得自己呑下去一一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呃?看二战钠粹 的电影什么都不可以吃。

喜欢眼你去熟识的咖啡厅挑咖啡豆,老板把咖啡豆铲起 采的时候,你把头发塞到耳后凑过去闻,用无限惊喜的脸跟 我说,这个是峰蜜,刚刚那个昙坚果!这个是楚浮..刚刚那 个是奇士劳斯基!我好想跟你说:有的,还有布纽尔:有高 达。这个世界有的是喝起来公平又贸易得美丽的咖啡。我想 替这个世界向你道歉,弥补你被抢走的六年。喜欢你逛夜市 比观光客还新奇,汗水沾在你的脸上我都不觉得那是汗水,而是露珠。喜欢你蹲在地上研究扭蛋,长裙的裙襬扫在地上 像一只酣睡的昆巴。喜欢你把六个十元硬币握到热汗涔涔还 是没办法决定要扭哪一个,决定之后两个人打赌会扭出哪一 个,输的人要请对方喝珍珠奶荼。喜欢你欠我上百杯的珍珠奶茶也从不说要还。只有老板跟我说你女朋友真漂亮的时候我的心才记得要痛一下。喜欢在家里你的侧脸被近视眼镜切得有一段凹下去f像小时候唸书唸到吸管为什么会在水里折 断,一请就宁愿永远不知道,宁愿栢信所有轻易被折断的事 物,断层也可以轻易弥补。我看过你早起的眼屎,听过你冲 马桶的声音,闻过你的汗中,吃过你吃过的饭菜,知道你睦 觉的时候旁边有一只小羊娃娃,但是我知道我什么也不是,> 我只是太爱你了。

毛毛先生拍了拍松沙发,以为是一道皱褶的阴影,原采 是伊绞的长头发。轻轻地拈起来:可以在指头上绕十二囿。

喜欢你用日文说「我回来了」。更喜欢你说「你回来了」。

最喜欢的还是先在桌上摆好对称的刀又杯盘碗筷,只要在这里成双足钩了。

郭哓奇出院回家之后,马上在网贡论坛发了文,指名道 姓李国华。她说,李国华和蔡良在她高三的时候联合诱骗了她,而她因为胆怯,所以与李国华保持「这样的关系」两三 年,直到李国华又换了新的女生。

跟李国华在一起的时候,哓奇曾经想过,她的痛苦就算 是平均分给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每个人也会痛到喘不过气。 她没有办法想象她之前有别的女生,之后还有。她从小就很 喜欢看美国的FBI重案缉囚冒录,在FBI ,杀了七悃人就是屠 杀。那七个小女生自杀呃?按下发文的确认按钮,她心里只 有一个想法:这样的事情应该停下束了。论坛每天有五十万 人上线,很快有了回覆。与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所以你拿了他多少钱」

[鲍鲍换包包J

[当补习班老师真爽J

[第三者去死J

[可怜的是师母J

[对手补习班工读生发的文吧J

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一个恶俗的语 境一一有钱有势的男人,年轻貌美的小三:泪踺键的老婆 一一把一切看成一个庸钝语境,一齣八点档,因为人不愿意 承认世界上确冒存在非人的痛苦,人在隠灼明白的当下就会 加以否认f否则人小小的和平m显得坏心了。在这个人人争 著称自己为输家的年代,没有人要承认世界上有一群女孩才 是真正的输家。那种小调的痛苦其冒与幸福是一体两面:人 人坐享小小的幸福,嘴里嚷着小小的痛苦一一当赤裸裸的痛 苦端到他面前,他的安乐邀显得_陋,痛苦显得轻浮。

长长的留言串像一种千刀刑加在晓奇身上,虽然罪是老 师的,而她的身体还留在他那里。

蔡良告诉李国华网络上有这样一篇阽文。李国华看过以 后,心里有了一份短短的名单。蔡良请人去查,一查,那帐 号背后果然是郭嚅奇。李国华很生气。二十年采,二十年采 没有一个女生敢这样对他。补习班的董事也在问。「要给她 一点颜色瞧瞧。」李国华想到这句话的时候:笑了,笑自己的心里话像恶俗的香港警匪片对白。

[还不是被插的爽歪歪j 每樯阌一个回应,晓奇就像被杀了一刀。

过几天..蔡良说郭晓奇还在账号背后回覆底下的留言, 她说她是被诱奸的,她还说她这才知道为什么李国华要硬塞 给她十万块钱。李国华坐在蔡良对面,沙发软得人要流沙进去,他看着蔡良的脚蛮不在乎地抖..李国华冒给她的名牌鞋 子半勾半踢着。她的右脚翘在左脚上,右腿小腿肚撒娇一样 挤出釆:上面有刚刮新生的腿毛。一根一裉探出颉,像胡渣 一样。他想,他现在高雄没有人..每次要来壹北见房思琪, 胡子都长得特别怏。荷尔蒙f或是别的什么。想到思琪小小 的乳被他的胡渣磨得,先是刮出表皮的白粉,白粉下又马上 浮肿出红色。那就像在半透明的凳坯上用硃砂昼上风水。这 些蠢女孩,被奸了还敢说出采的贱人。连蔡良都有心思坐在 浴室抹泡沫刮腿毛。没有人理解他。全世界的理解加总起 乘,都没有他的胡渣对他埋解得多。胡渣想要争出头,不只 是渣,而是货真价宾的毛发。想当年他只是一个穷毕业生, 三餐都计较着吃,他不会就这样譲一个白痴女孩毁了他的事 业。

李国华回台北之后马上开始联络。

老师的出租车到之前,思琪眼婷在聊上大学第一件事 想要做什么。婷说她要学法文。思琪马上亮了眼晴:对: 跟法国学生语言交换,他教我们法文而我们教他中文。怡婷说,我们可以天芘乱坠地讲,字正腔圆地教他说「我矮你」,说「穴穴」,说「对不挤」。两个人笑开了。思琪说,是啊..每学一个语言总是先学怎么说我爱你,天知道一个人面对另一个人要芘多大的力气才走得到我爱你。怡婷笑了,所以如果我们出国丢了护照,也只会一个劲地在街上喃喃说我爱你、我爱你。思琪说,如此博爱。两个人笑翻了。

怡婷继续说,人家在路上讨的是钱,我们讨的是爱。思琪站起来,踮起脚实转了一圏,把双手向外擗出去,对婷送着 飞吻,我爱你。婷笑到跌下椅子。思琪坐下乘,啊,这个 世界,人不是感情贫乏,就是汜滥。婷半跪在地上,抬起 头对思琪说,我也爱你。楼下喇叭在叫。

思琪站起身来,眼神摇曳..她把怡婷拉起来..说, 明天我一定回家,这个话题好好玩。怡婷点点头,车子开走 的时候她也并不透过窗帘的罅隙望下看f她在她们的房子里静静地笑了。我爱你。

李国华把思琪折了腰,从小公寓的客厅抱到卧室。她在他的怀里说:今天不行,生理期,对不起。老师泛出奇妙的微笑,不只是失望,更接近愤怒,一条条皱绞颤抖着。一被 放到床上,她像干燥芘遇水一样舒张开来,又紧紧按着裙 子:今天真的不行:生理期。又挑#地问:老师不是说怕血 吗?李国华露出她从未见过的表情,像好莱坞特效电影里反 派角色要变身成怪物,全身肌闵鼓起采,青筋云云浮出乘, 哏晴里的大头血丝如精子游向眼晴的卵子。整个人像一奄袋 欲破的核祧。只一瞬间,又放松了,变回那个温柔敦厚诗教 也的老师,撕破她的内裤也是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的老师。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幻觉。好吧。她不知道他在「好吧」什么。他俯下去,亲了亲她,帮她拍,又盖好了棉被: 她的身体被夹藏在床单和被单之闾。他的手扶着卧室门框.. 另一只手去关灯。晚安。灯熄了之前思琪看到了那个只有他 自己磕破了骨董时才会出现的半情怒半无所肴f孩子气的表 情。他说晚安,却象是在说再见。

灯和门关起采之后,思琪一直盯着房门下,被门缝夹得 憋馁、从客厅漏道采的一横割灯光看。光之门槛之横书被打 断了,一个金色的一字,中闾有一小截黑暗,变成两个金色 的一字。显然是老师还站在门外。我躺在这里,手阽着丧服 恻鞑线,身上像有手摸乘摸去,身体里有东西撞来撞去。我 是个任人云霄飞车的乐园。人乐云霄f而飞车不懂云霄之 乐,更不懂人之乐。我在这张床上没办法睡。恨不得自己的 皮虏、黏膜没有记忆。脑子的记忆可以埋葬,身体的记忆却 不能。门缝还是两个金色一字。一一什么?隔壁座位交换考 卷,在婷的考卷上一一打了勾:换回自己的考卷,也一一 被打了勾,同分的考卷,竟然能钩通向不同的人生!

老师因为扪着我,所以错把温柔鄕的出处讲成了赵飞 燕,我彷彿忍耐他的手这久,就是在等这一个出错的时刻。 他跺空欲望与工作之闾的阶梯,被客厅到卧房的门槛绊倒。 当我发现自己被揉拧时心里还可以清楚地反驳是飞燕的妹妹赵合德,我觉得我有一种最烟限度的尊严被支撑住了。上课 时闾的老师没有性别,而一面顶撞我一面用错了典故的老师 既穿着衣服又没有穿衣服,穿着去上课的黑色衬衫,却没有穿裤子。不能确定是忘记脱掉上夜,还是忘记穿上裤子。那 是只属于我f周身清激地掉落在时闾裂鞑中的老师。有一次 问他:「最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呃?」着师回答:「当初我不 过是表达爱的方式太粗鲁。」一听答案..那个满足啊。没有 人比他更会用词,也没有词可以比这悃词更错了。文学的生 命力就是在一个最惨无人道的语境里挖掘出幽默,也并不向 人张扬,只是_己幽幽地、默默地快乐。文学就是对着五十歳的妻或十五歳的情人可以背同一首情诗。我从小到大第一首会背的诗是曹操的短歌行..刚好老师常常唱给我听,我总在心里一面翻译。「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匣:何枝 可依?」第一次发现眼晴竟像鸟儿一样f隔着老师的肩窝f 数枝状水晶灯有几支烛,数了一圈又一圏,水晶灯是圆的,就像在地球上走..跟走一张无限大爬不完的作文稿纸没有两 样,就像大人聚会的圆桌,老师既在我的左边,也在我的右 边,眼睛在水晶灯上绕呀绕地,数呀数地,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的,又要如何停下来。

突然想到小葜。如果没有跟老师在一起,我说不定会眼小葜在一起,有礼貌、绅士、门当户对,但是执拗起来谁都扳不动。总之是那样的男生。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偶然在他家 看见了给他的糖果,盒子隔了一年还留着,也并不是特别好 看的盒子。他注意到我的目光,马上语无伦次。那时候才明 白小葜为什么向采对_r台婷特别坏。收到他从美国寄回来的明 信片也只能木然f从笨没回过。不知道他是多绝望或多乐观 才这样苒三向一个深不见底的幽谷投石子。或许他在美国也 同时追求着其他的女生一一这样一想,多么轻松,也心碎无 比。小葜,小葜没有不好,事冒上,小葜太好了。明信片里 英文的成分随着时间愈乘愈高,像一种加了愈乘愈多番料, 显得愈采愈异国的食谱。我很可以喜欢上他,只是来不及了。也并不真的喜欢那一类型的男生,只是续怀我素未谋面 的故鄕。原来这就是对老师不忠的感觉..好痛苦。要忍住不 去想,脑子里的昼面更清楚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没看过, 但是脸上有小时候的小葜的痕迹,看乐谱的哏晴跟乐谱一样 黑白分明,黑得像一整个交响乐团待做黑西装黑礼服的黑缎 料之海,我从床上跌落道去。

我永违记得国中的那一天:和怡婷走回家,告诉婷她 去给李老师上作文的时候我要去陪陪伊绞姊姊。说的陪字, 出口了马上后悔,不尊重伊纹姊姊对伤痛的隐私权利。在大 楼大厅遇到老师,婷拉了我偎到老师旁边,说起学校在课 堂上唱京剧的国文老师。金色的电梯像个精美的礼物盒把三个人关起来..不能确定有礼的是谁..被物化的又是谁,我只想着要向伊纹姊姊道歉。隐约之中听见婷说学校老师的唱 腔「千钧一发」讶异地意识到怡婷在老师面前说话这样曹力,近于深情。我们的脖子磕在金色的电梯扶手上。七楼到 了。为什么怡婷没有跟我一起走出来? 怡婷笑了,出声说:边你到门口,我们下去。一愣之后,我走出电梯,磨石地板好崎岖,而家门口我的鞋子好瘦小。转过头采,看着怡婷和老师被金色电梯门缓缓夹起来,谢幕一样。

我看着老师,怡婷也看着老师,而老师看着我。这一幕好长好长。老师的脸不像即将被关起束,而象是金色电梯门之引号里关于生命 的内容被一种更高的存在芟刈冗字,渐渐精炼,渐渐命中,> 最后内文只剩下老师的脸,门关上之前老师直面着我用唇语说了:「我爱你。」拉扯口型的时候,法令绞前所未有的深 刻。皱绞夹起采又松懈,松懈又夹起来,像断层挤出火山,火山大鸣大放。一瞬间我明白了这个人的爱像岩浆一样客 观、直白,有血的颜色和呕吐物的质地..拔山倒树而来。他 上下唇嘬弄的时候捅破我心里的处女膜。我突然想道:「老师是真爱我的。」而我将因为爱他而永永远远地看起来待在七楼而实际上处在六楼。六楼妾师家客厅里的我是对卧房里的我的仿冒,而七楼我们的家里的我又是对六楼客厅的我的 仿冒。从那之后f每一次他要我含,我总有一种唐突又属于 母性的感激,每一次,我都在心里想:老师现在是把最脆弱的地方交付给我。

明天..老师会带我到哪一个小旅馆?思琪汗涔涔翻了 身f不确定刚刚一大串是梦..或者是她躺着在思考。她看向 门鞑..一个金色的一字被打断成两个一字..老师又站在门外。

寤寐之际:彷彿不是满室漆黑对衬那光,而是那光强詗 了老师拖鞋的影子..影子被照进采..拖得长长的,直到没入 黑暗之中。而黑暗无所不在,彷怫老师的鞋可以乘着黑暗钻 过门缝苒无限地偷进被窝来,踢她一脚。她感到前所未有的 害怕。

她听见门被悄悄打开的嘶嘶声,卧室的主灯莰灯投射灯 同时大亮,门随即被用力地推到墙上,轰地一声。先闪电后 打雷似的。老师快手快脚爬到她身上,伸进她的裙子,一 摸,马上乐呵呵地说:我就知道你骗我,你不是才刚刚过生 理期吗。思琪疲惫地说:对不起,老师,我今天真的累了。 累了就可以当说谎的孩子?对不起。

老师开始喀喀折着手指。也没有去冲澡,闻起求像动物园一样。他开始脱她的衣服,她很诧异,从不是她先脱。老师胡渣好多,跟皱绞楼互文,就像一种荆棘迷宫。她闻始照 往常那样在脑子里遗句子。突然,句子的生产线在臾叫,原本互相唛合的轮轴开始用利齿撕裂彼此,输送带断了,流出黑血。老师手上的东西是童军绳吗?把腿打开。不要。不要逼我打你。老师又没有脱衣服..我为什么要打开?李国华深吸了一口气,佩服自己的耐性。滥良恭俭譲。马总统的座右铭。好险以前陆战隙有学过,这里打单结,那里打平结。

她的手脚像溺水。不要,不要!该露的要露出来。这里苒打 一个A字结..那里再打一个双套结。她的手腕脚踝被绳子磨 肿。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没错,像房一样。不能固定脖子..死了就真的不好玩了。

不要,不。房思琪的呼叫声峰拥出脏腑,在喉颉塞车 了。没错,就是这个感觉。就是这个感觉,盯着架上的书,> 开始看不懂上面的中文字。渐渐听不到老师说的话,只看见口型在拉扯..像怡婷和我从小做的那样f像岩石从臬水闾嗜出来。太好了,灵魂要离开身体了:我会忘记现在的凌辱,

等我再回采的时候,我又会是完好如初的。

完成了。房妈妈前几天送我的房也是绑成这样。李国 华谦虚地笑了。温良恭俭譲。滥暖的是体液..良莠的是体力,恭喜的是初血,俭省的是保险套,譲步的是人生。

这次,房思琪搞错了,她的灵魂离开以后,再也没有回来了。过几天,郭晓奇家的锣卷门被拨了红漆。而信箱里静静 躺着一封信,信里颉只有一张照片,照的是房思琪。

一骑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