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第二章 失乐园(7)

  •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第二章 失乐园(7)已关闭评论
  • 22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随笔创作

第二章(7)

失乐园

作者:林奕含

李国华最近回高雄老是带礼物给师母和晞晞。带最多的是骨董店搜采的清朝龙袍。一唰开采,摊在地上,通经断纬

的缂丝呈明黄色的大字人形,华丽得有虎皮地毯之意。晞晞 一看就说:「爸爸自己想搜集东西:还把我跟妈咪当成藉 口。」而李师母一看就有一种伤感,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埋解 她的枕边人。死人的衣服!有的还给斩了首示了众!她总是苦笑着说这我看不懂,你自己拿回去研究吧。

师母不知道那是另外一种伤感一一受伤的蓣感。李国华每每露出败阵而驯顺的模样。乖乖把龙袍收起来。下一次再送的时候他几乎相信师母是真的可能喜欢。皇后的明黄不喜欢,那妃的金黄呃?妃的金黄不喜欢,那嫔的香色呃? 一件一件收回自己小公寓的贮藏间,最后几乎要生起气,气太太永远不满意他的礼物。又一转念,高贵地原谅太太。

每次收礼,李师母心中的恐惧都会以伤感的外貌出现。 对师母而言,伤感至少健康,代表她还在恋爱着这人。他从 十多歳,不善边礼,好容易两人第一次出国,他在当地的小市集挑了在她看来裉本等于破烂的小骨董回家。这还是蜜月旅行。刚刚在补习班一炮而红那年。他有一天揣摩着一尊唐三彩回家,「三彩,主要是黄绿白,但当然三不只有三种颜色,三代表多数」,直到她跟着他唸一次「黄,绿,白」, 他才松手说:这是送你的。

这么多年,李师母唯一不可思议的是他宠晞晞到固执的地 步,晞晞十多歳就买上万块的牛仔裤,上了国中便拿名脾包。她也不好生气,生气她就从此就变成两个人当中黑脸的那一个了。问他可不可以拜托同补习班的老师帮晞晞补习, 他只说了两字:「不好。」她隐隐约妁感觉他的意思是那些人不好,而不是这个主意不好。同衾时问了 :「补暂班那些人是不是不太好?」「怎么不好?跟我一样,都是普通 人。」手伸过去抚摩她的颉发,常年烫染的头发像稻壳一样。对她微笑:「我者了。」如果你老:那我也老了。」 「你眼睛漂亮。」「老女人有什么漂亮。」李国华又微笑, 心想她至少还有眼睛像晞晞。她的头发是稻壳是米糠,小女生的头发就是软番的熟米,是他的饭,他的主食。李师母只知道他不会买礼物是始终如一。思琪在台北愈是黏他他愈要回高雄送礼物,不是抵销罪恶感..他只是真的太快乐了。

思琪她们北上唸书之后,伊纹的生活更苍白了。她开始陪已维出差。最喜欢陪一帷飞日本,一帷去工作,她就从他 们在银座的公寓里走出采:闻晃大半天。日本真好,每个人 脸上都写着待办事项四个字,每个人走路都急得像赶一场亲 人的喜事,或是丧事。一个九十秒的路灯日本人只要十秒就 可以走完,伊绞可以慢慢地走:走整整九十秒,想到自己的 心事被投道人潮之中变得稀释,想到她总是可以走整整九十 秒的斑马线,黑,白,黑,白地走。她浪费了多少时间啊。

她还有那么多的人生等着被浪眷!一维每次来日本都会找一个他以前在美国唸书的好朋 友f他们总讲英文f伊绞也跟着一维唤他吉米。每次请吉米 上公寓,伊纹总要先从附近的寿司店订三盒寿司便当,日文 夹缠在英文里,便当连着硃砂色漆器一齐送过采,上面有描 金的松竹梅。松树叫蜷的荽势像一维的胸毛。竹子亭亭有节 像一维的手指。一朶沾在歪枝上欲落未落的梅芘像一维的笑 容。

吉米是个矮瘦的男人,在日本住忒久也看得出他有一股 洋腔洋詗,也说不出为什么,也许是衬杉最上面两颗解开的 > 釦子,也许是鞠躬时的腰身不软,也许是他都直接唤她伊 绞。今天,一维眼伊纹说,本来毕业了就想拉吉米到公司工 作f但是他太聪明了 f我不能想象他会甘愿待在我手下。在 日本,伊纹只要傻傻地当个好太太就好了,在日本的一帷也 确冒譲她甘心只做个太太。只是:这次一帷回家的时候带了 一瓶大吟醸,伊绞看见长形木盒的脸色f就像看着亲人的棺 材。晚上,吉米下班就采访了,看见满桌的饭菜马上大声用 英文说,老兄,你怎么不多来日本啊? 一帷笑得像枝头不知 道自己是最后一朵的梅芘。唤老兄:拍肩膀:击拳颉,在伊纹看起来都好美,那是在异国看见异国。

只有吃完饭一维叫她拿酒出乘的时候她才像醒了一样。一维上种中种,拿要给吉米的童湾伴手礼,伊维说了声不好意思就离开座位,从饭厅走向厨房,木盒像个不可思议的瘦小婴孩的棺木。吉米坐在饭桌前。一维在楼上看见吉米 盯着伊绞的背影看,伊纹蹲下来拆箱子的时候露出一截背跟臀连接的细白闵,可以隐约看见伊纹脊椎的末端一节两节凸 出来..望下延展也隐杓可以想见股沟的样子。他的地盘。这里是他的地盘,那里也是他的地盘。一维突然觉得闳楼的扶手像拐杖一样。若无其事走下楼,酒倒好了,小菜也齐了。

从大学兄弟会谈到日本黑道,从寿司谈到二战时冲绳居民集体自杀。一维讲话愈来愈大声,干杯的时候伊纹每次都以为杯子会逍碎。

聊到深夜的时候,伊纹困了,说抱歉,趿着拖鞋进卧室找亮眼的眼药水。一维跟吉米招招手就跟进去。一维抱住伊 纹,从背后伸手进去。伊纹小声地说:不行,不行,一维, 现在不行。一维把手伸到别的地方。不行,一维,那里不行,真的不行。一维除了手掌:手指也动用了,除了嘴唇, 舌颉也出动了。不可以,一维,不可以,现在不可以。一维开始解开自己。至少譲我把卧室的门关起来,一维拜托。 一维知道吉米全听见了。

吉米坐在饭厅听伊纹。懒散地把头靠在高椅背上。一个台湾人,中年了也夜深了还逗留在日本首都的黄金地段,十

多坪的饭厅天芘板上裸露出正年轻的美东夜空,听朋友的老婆。摇摇晃晃出了他们的公寓门,路边居酒屋写着汉字,看 起乘跟台湾的招牌一模一样。而橱窗里的人形椹特应该昙头 的地方是一个个钩子状的问号。

一个季节刚刚过完,一维又得去日本。伊维在旁边听一维跟吉米讲电话,眼前新闻在说什么突然都听不懂了。

有时候思琪从台北打电话回高雄给伊纹,思琪讲电话都跟白闻水一样,哗啦哗啦讲了半小时,却听不出什么。那天 房妈妈半嗔半笑说思琪从不打电话回家:伊纹在席上凝固了脸孔。下次思琪再打电话回来更不敢问她学校如何,同学如何。身体心情如何,太像老妈子了。她知道思琪不要人囉嗉,可是她不知道思琪要什么。她每次哗啦啦请电话,讲的无非是壹北两有多大,坊课多么多。可是真要她形容两或作业,她也说不上乘:就像昙她口中的台北学生生涯是从电视 上看来的一样。伊纹隐妁感觉思琪在掩盖某种伤感,某种大到她自己也一眼望之不尽的烂疮。可是问不出采,一问她就讲两。只有那天思琪说了一句,今天雨大到象有个天神 在用盆地舀水洗身子」,伊纹才感觉思琪对这个梦幻中的创伤已经认命了。

怡婷倒是很少打给她,也不好意思问刘妈妈婷有没有音信。伊纹不喜欢夏天,尽管从没有人问她,她总觉得满街满城的人对她的高领抱着疑问。她觉得那些爪状问号像钩子一样恨不得把她的高领钩下来。这次到了东京,伊纹照例向寿司店订了寿司。描金的朱色漆器看起采还是像一帷,可是订 了这多次f盒器堆堆栈叠在楼中楼f斜阳下有一种惨淡之 意。愈是工笔的事情重复起采愈显得无聊。伊纹幽幽地想, 自己若是到了四十歳,一维六十几歳了,那时他总不会苒涎着脸乘求欢了。可是说不准还是打她。单单只有被打好像比较好受。比下午被上晚上被打好受。想到这里就哭了,眼涙滴在地上,把地板上的灰尘溅开来。连灰尘也非常嫌弃的样子。

今天一维和吉米没有喝酒。光是谈马英九的连任就谈了 一晚上。伊维不知道,自己听见一维叫她,眼睛里露出惊吓 的表情。吉米说谢谢伊纹的招待,问一维可以陪他走一段 吗? 一维笑说这好像送女生回宿舍门口。

吉米一踏出门,被风吹瞇了眼晴,热风馁在马球衫上, 吹出他瘦弱的腰身。一维亲热地勾着吉米的脖子,无意识地 展示他物理上或任何方面都高人一等。吉米瞇着眼晴看一 帷,用他们的英文开口了:老兄,你打她了对吧? 一维的笑容一时收不起釆,你说什么?你打她了,对吧? 一维放闻吉米的脖子:浅浅说一句,飞一趟听你跟我说教。吉米推一维一把,看着他簇新的衣领一时闾竟幻想到伊纹拥抱着一团脏衣服跟洗夜机搏斗的样子,才没有把他推到墙上去,喔,这 真的一点都不酷,你搞不搞得清楚状况啊? 一维没有回推他,只是站得用力,譲人不能动摇他半分,他说,这不关你的事。靠,你真的是混蛋,你以为她像以前那些女孩子一样,拿一些钱就闭嘴走人?她是真的爱你!一维停顿一下, 象是在思考,又开口,微微笑说,我看到你在看她。你说什么屁话?我说的屁话是,我看见你盯着我的老婆看。一维继续说,就像以前在学校你老是跟着我追同一个女人。

此时,吉米的脸看起采像家家户户的冷气淌下乘的废水一样,一淌 一滴的。滴,滴答:滴,滴答。吉米叹口气,你比我想象的还糟,说完就转身走了。一维这才发现满街都是人,太阳照在东方人的深发色上,每一个头颅都非常圆搰、好说话的样子。一转眼就找不到吉米的身影了。

伊纹第一次见到吉米是在婚礼后的派对上。婚礼是老人的,派对是我们的。伊纹喜欢一维说「我们」两个字:他说 「我」字嘴唇嘟起采欲吻的样子,我们」字的尾巴像一个微 笑。一维真可爱。婚礼上有官,有媒体,那都算了;伊纹和一维去订制婚 纱,伊绞喜孜孜地画了心目中婚纱的样子,简单的平口,很澎很澎的纱裙,背后有一排珍珠扣。我不知道你会画画。你 不知道的还很多。手摸道她的腰,那你什么时候譲我知道 呃?你很坏。伊绞笑得手上的昼笔都颤抖,纸上的纱裙皱绞 愈来愈多。一维回家,老钱太太一看设计圄就说不行她 干脆把胸部捧出去给人看好了。」婚纱改成菅丝高领长袖, 鱼匿的款式。伊绞自我斗争一下就想f算了,婚礼只是一悃 日子,以后我爱怎么穿就么穿,在家里脱光光也可以。想到 这里笑出声束,笑到瞜毛像群起革命一样拥戴她的眼晴,大 哏晴淹没在睫毛里。

婚礼之后包了饭店高楼层的露天餐厅f在泳池旁开了派 对。请的都是一帷的朋友,大家都讲英交。伊纹蜡在那儿给 人拍打照楼,对她而言,这只是穿上喜欢的衣M的日子。番 檀、红白酒一瓶一瓶地开f有人喝到走进泳泄里。那人从水 里甩出头,第一句就骂了:靠,我可以湿,手榇不能湿。

大家都笑了。一维在美国唸书的时候#加了大学的兄弟会,入会资格 只有两种:一是很有钱,二是很聪明。伊绞没有问过一帷是 靠哪一种道去。一维喝起酒釆闹得真凶。一维对麦克风大 喊,吉米,你在哪,给我到台上采。谁?伊绞凑过去问。我要介绍给你,我的兄弟。

伊纹站在壹上,看见人们一丛一丛聚在一起招呼了又分 开,分分合合比干杯还快。一悃人走过来,一悃人走过去, 像在打一种复杂的毛线,一个人穿过一个人,再一个人织进 另一个人里面。脱下西装外套的采宾看起束踉打领结端小菜 的侍者没有两样。吉米?谁?彷彿有一个矮小的男人朝这里 走过来。又马上被一个胖大的身影遮住。胖大男人走了。每 个人都是古埃及壁画似的恻面,只有那矮小的男人直面着他 们走来。又有人把那矮小男人适住。伊纹感觉自己的智力正 在渐渐褪色。那个矮小男人终于近了,暴露出整个的自己, 他走到台上,跟一帷拥抱。在高大的一帷怀里矮得像个小孩。喔,这是吉米,全校最聪明的人,聪明到我不敢叫他来我们公司上班。吉米你好,叫我伊纹就好我伊纹就好。

闹到深夜,伊纹累得溜进室内,在饭店的长桌上就趴着 睡着了。吉米去找厕所的时候,被这一幕迷住了:室内太暗 了:满室金银像被废弃一样,两张六十人的长桌平行着:那 么长,从这里望过去,桌的另一端小得像一个点,长到像绘 画教学里的透视技法。小小的新娘子趴在这一头,粉色洋装 外露出背部:肩颈,手臂,白得要化进白桌中里。外面的灯 光透过格子窗投道采,光影在桌上拉出一个个菱形,像桌子 长出异艷的麟片。新娘子像睦在神话的巨兽身上,随时会被载走。

一维走进来了,嘿。嘿。他们一起看着这个昼面。伊绞 的背均匀地起伏。老兄,要对她好,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吉 米小声说完这一句,就插着口袋去厕所了。

一帷用西装外套盖住伊绞。回到外头,他拿着麦克风, 用英文说,好了,大伙儿,睡觉时闾到了。兄弟会里最疯的 泰德高举酒瓶,大声说,喔,少采了 f全世界都知道你急着 想回家干_。一维笑了,喔,泰德,Fuck you。泰德手里的酒洒出乘,喔:你将要fuck的不是我。一面做着猥亵的姿势。大家笑得更属害了。而屋子里的伊纹只是静静地睡着, 窗外灯光移动的时候,伊绞也长出了鳞片,像昙她自己也随 时可以起飞。

房思琪放学了总是被接回李国华的公寓。桌上总是摆了 一排饮料..老师会露出异常憨厚的表情,说,不知道你喜欢 什么,只好全贸了。她说,我喝什么都可以,贸那么多好浪 费。他说,没辟系,你挑你喜欢的,剩下的我喝。思琪觉得 自己跳道去的这个语境柔软得很怪异。太像夫妻了。

思琪拿了咖啡起采喝,味道很奇怪。跟手冲咖啡比起

采..便利商店的罐装咖啡就象是一种骗小孩子的咖啡一一跟 我的情况很搭。思琪想到这里,不小心笑出声乘。什么那么 好笑?没事。没事笑什么?老师..你爱我吗?当然,我在世 界上最爱的人就是你,从乘没想到我这么老了竟然才找到了知音,比爱女儿还爱你,想到竟然都不觉得对女儿抱歉f都 是你的错,你太美了。

他从包里拘出一叠钞票,钞票有银行束带,思琪一望即 知是十万元。他随意地把钞票放在饮料旁边,就好像钞票也 排入了任君挑选的饮料的队伍。给你的。思琪的声音沸腾起 采:「我不是妓女。」你当然不是..但是我一个礼拜有半礼 拜不能陪你,我心中有很多歉疚,我多想一直在你身边,照 料你,打理你的生活,一点点钱,只是希望你吃好一点,贾 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想起我..你懂吗?那不是钱,那只是我的 爱具像化了。思琪的眼晴在发烧,这人怎么这样蠢。她说,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收的,妈妈给我的零用钱很够了。

李国华问她,今天没课,我们去逛街好不好?为什么? 你不是欠一双鞋子吗?我可以先穿怡婷的。逛也不一定要买。思琪没说话,眼着他上了出租车。思琪看着涮过去的大 马路,心想,壹北什么都没有:就是很多百货公司。他们踏 道以平底鞋闻名的专柜,思琪一向都穿这家的鞋子..也不好 开口问他他怎么认得。思琪坐在李国华旁边试鞋子,店员殷勤到五官都有点脱序,思琪马上看出什么,觉得自己也象是 漂漂亮亮浴着卤素灯被陈列在那里。李国华也看出笨了,小小声说,「精品店最喜欢我这种带漂亮小姐的老颉子。」思 琪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马上说:我们走吧。他说,不不不, 拿了鞋,便结帐。思琪觉得心里有什么被打破了 f碎渣刺得 她心痛痛的。思琪隔天回到她和婷的家..才发现他直接把 那叠钱塞进她的书包。马上想到,这人倒是很爱随便把东西 塞到别人里面f还要别人表现得欢天喜地。她充满痛楚..快 乐地笑了。

从百货公司回到小公寓,思琪还在赌气。老师问她。别生气了好吗?干嘛踉漂亮东西过不去?我说了,那不是钱, 那也不是鞋子,那是我的爱。礼物不就是这样美丽的一件事吗?礼物不就是把抽象的爱捧在手上边给喜欢的人吗?他半躇半跪,做出捧奉的手势。思琪心想:就好像是古代眼着皇帝跳祈两舞的小太监,更像在乞讨。讨什么?讨她吗?

他的小公寓在淡水河离了喧嚣的这岸。夏天太阳晚归, 欲夕的时候从金色变成橘色。思琪被他压在玻璃窗上,眼前 的风景被自己的喘息雾了又晴,晴了又雾。她不知道为什么 感觉太阳像颗饱满的蓳黄,快要被刺破了,即将整个地流淌 出来,烧伤整个城市。

她穿衣服的时候他又悠哉地躺在床上,他问,「夕阳好 看吗?」1良漂亮。」漂亮中有一种暴力,忍住没有说出 口。他闰散地说。「漂亮:我不喜欢这个词,太俗气了。」

思琪扣好最后一颗釦子,轘轘地转过去,看着他坦着身体自信到像个站在广场已有百年的雕像。她说,「是吗?那老师为什么老说我漂亮呃?」他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昙扬起语气说,「要是能一个月不上课跟你厮温多好。」「那你会腻。」他招招手把她招到床边,牵起她的小手,在掌心上写 了:「是溺水的溺。」

大起胆子问他:「做的时候你最喜欢我什么?」他只答了四个字:「娇喘微微。」思琪很惊诧。知道是红楼梦里形容黛玉初登场的句子。她几乎要哭了,问他:「红楼梦对老师来说就是这样吗?」他毫不迟疑:红楼梦,楚辞..史 记,庄子:一切对我来说都是这四个字。」一剎那,她对这段关系的贪婪,嚷闹,亦生亦灭,亦垢亦净,梦幻与诅咒,就全部了然了。

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从淡水河的这岸..望过去熙摄的 那岸,辟渡大桥随着视线由胖而瘦,像个穿着红色丝祢的轻 艷女子从这里伸出整只腿,而脚趾轻轻蘸在那端市区的边 际。入夜了,红色丝袜又织进金线。外面正下着大两,像有个天神用盆地舀水洗身子。拨到了彼岸的黑夜画布上m成了丛丛灯芘..灯芘垂直着女子的红脚,沿着淡水河一路闻花下 去。真美,思琪心想,要是伊纹姊姊不知道会怎样形容这画面。又想到..也没办法在电话里跟伊绞姊姊分享。这美真孤 独。美丽总之是孤独。在这爱里她找不到自己。她的孤独不 是一个人的孤独,是裉本没有人的孤独。

思琪在想,如果把我跟老师的故事拍成电影,导演也会 把场景的单詗愁破颉。小公寓或是小旅馆,黑夜把五官压在窗上,压出失怙的表情,老师总是关灯直到只剩下小夜灯, 关灯的一瞬闾,黑夜立刻伸手游进来,塡满了房闾。黑夜蹲 下来..双手围着小夜灯,象是欲扑灭而不能,也象是在烤 暖。又不是色情片,从头到匡就一个男人在女孩身上道进出 出,也根本无所请情节。她存在而仅仅占了空闾,活得像 死。又想到老师最喜欢幻想拍电影,感觉到茇师在她体内长 的多深迩的根。

老师从来不会说爱她:只有讲电话到最后,他才会说 「我爱你」。于那三个字有一种污烂的怅惘。她知道他说爱是为了挂电话。后来,思琪每次在她和婷的公寓的鞋柜上 看到那双在百货公司冒的白鞋,总觉得它们依旧是被四只脚 褪在庞沿的样子。

自从张太太她们那次之后,伊纹就没有束过毛毛先生的 店里。毛毛先生每天在心里撕日层,像撕死皮一样,每一个 见不到你的日子都只是从腌渍已久的罐子里再拿出一个,时 间不新鲜了。整个蝉叫得像电镫螺丝钉的夏天,伊绞都没有 出现。柠欉蓳糕还是永永远远的,毛毛先生也一样。

那天毛毛先生在店门口讲手机,突然伊绞从远处大马路 斑马线上跳进他的眼眶,他马上把电话切断,小跑步起采。

白上丧白长裤,一定是你,不是也要追追看。第一次觉得街 道无止尽地长。钱太太!钱太太!她象是听很久才听懂那名 衔是在喊她,迟迟地转过乘。这一幕像慢动作一样。是你。

伊绞戴着漆黑的墨镜,不能确定是不是看着毛毛。他在伊纹面前停下乘,喘了一下,钱太太,好久不见。啊,毛先生,你好。钱太太怎么会路过这边呃?啊,咦,我忘记自己要干嘛了。伊纹笑了:皱出她那双可爱的小酒涡,可是此时酒涡 却有一种待塡补的表情。我可以陪你走一段吗?啊?我可以 闻车载你,我车子就停在那边,手长长指出去,那个停车 场。好吧。两个人沉默地低颉走路的时候,我很难不去看白 长裤在你小小的膘盖上一皱一皱地,像潮汐一样。很难不去 看你靠近我的这只手用力地握了起柬,握出手背上一根一裉 骨颉,象是怕我会情不自禁去牵你。我也无法不去想象你的 墨镜下拳头的痕迹。毛毛帮伊纹打闻副驾驶座的车门..好险天气已经凉了, 否则车给太阳晒得。毛毛坐上驾驶座。你要去哪呃?我真的忘记了。伊绞抱歉地笑了一下之后..把下唇的唇蜜咬掉。两 个人没有一个要先罄上安全带。「钱太太。」「叫我许小姐,拜托。」伊纹。」毛毛念伊纹这两个字,就好像他从刚出生以来就有人反覆教他这个词,刻骨铭心地。毛毛看见 她的墨镜下流出了眼泪,伊绞马上摘了墨镜,别过头去擦眼 涙f毛毛一瞬闾看见她的眼晴不是给打的,只是哭肿了 f但 是那血脉的颜色彷彿比乌云颜色的瘀青看了更叫人心惊。

毛毛开始说话..彷彿是自言自语f又滥柔得像新拆封的 一包面纸,伊绞从没有听过他一次说那么多话:伊纹,你已经忘记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情景,可是我没有忘记。有点 函,三十几歳的人在这边讲一见钟情。我不是贪心的人,可 是愈认识你我想知道的愈多:深夜回到家我会对白己背诵你说的话。其宾我第一次见到 你是在你的婚礼上,大槪你那时 也没有看见我。我回想起那天,交换誓词的时候,你看着 一一钱先生一一的眼神,我真的愿意犠牲我拥有的一切去换 取你用那样的表情看我一眼。」毛毛停顿一下,继_说: 「有时候我会想,或许我真的就不是你喜欢的型,我身上没 有那种昂贵的血液。」

伊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下墨镜,上唇的唇蜜也被她吃掉了。她沉默了很久很久,两个人都感觉这沉默像在一整 本辞海里找一片小时候夹道去的小手掌枫叶:厚厚的沉默,翻乘覆去的沉默..赖上金边的薄透圣经纸翻买的沉默。伊纹 只说了一句话..不知道算不算是回答他f她抬起头,很用力 地用红红的小白兔眼晴望进去毛毛的眼晴,她说:我怀孕了。

在高雄家里,伊绞一定要看十点的新闻,与其是看新 闻,不如是倒数着有没有人会打电话来拉一维去喝酒。整点 新闻开场的音乐像卡通里的主角变身时的配乐一样,神采奕 奕地。今天,电话响了。伊绞发现自己随着电话声直打颤。

她看见一帷说好。她听见一维走道更衣室。她看见衣架被扯动的声音。象是日本一个个吊在那儿的电车扶手f进站的时 候会前后晃动。

一维一打闻更丧室的门就看见伊纹的脸,原本应该昙紧紧阽在门上,那么近。一维笑了,吓我一跳。伊绞用身体挡 着更夜室,没有要譲一帷出去的意思。你怎么了?伊绞的眼 涙一颗颗跳下她的脸颊。一维,你爱我吗?我的蜜粝,我的寳贝,你怎么了,我当然爱你,不要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了。伊绞像跌倒一样啪地坐到地上:两腿大开像个小孩:驼 着背把脸埋在手里..哭得像一具孩尸。一维蹲下乘..你怎么 了,我的寳贝。一帷从没有听过伊绞的声音这样大。你不要给我理由不爱你好不好?伊绞把手上的钻表卸了,往地上一 摈,鏔里的指针脱落了,没有指针的鏔面看上去像一张没有 五官的脸。我一心一意喜欢你、爱你、崇拜你,你要我当笨蛋我就当..你要我呑下去我就呑,不是说好要守护我爱顾我的吗?到底为什么要打我?伊纹不断踢动双脚,像个屎失禁的小孩子..哭到没有办法呼吸..手指一格一格耙著书墙..爬 到卧室吸气喘药。抱着自己缩在床头柜前抽搐地哭。一维伸 手要拍拍她,她以为又要打她,吓得跌倒了,牛奶色的四肢都翻倒。伊绞,伊纹我的亲爱的,我不去了,今天不去,以后也不去了,好吗?我爱你,都是我的错,我真的好爱你,我再也不喝了,好不好?

一整个晚上,一维要碰伊纹,她都露出受惊正逃獮的小 羊表情,眼睛大得要掉出来。伊纹哭累了 ..靠着床的高脚睡 着了。一帷要把她抱到床上:碰到她的一瞬闾,她在梦中拧 起了盾头,紧紧咬着牙,红红的眼皮像涂了哏影。一帷第 一次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事了。她在一维的臂弯里那么小..放 下去的时候对折的腰肢张开来..像一朵芘为他盛开。一帷去 收拾客厅,大理石地上静静躺着他贾给她的鏔和一杯打翻的 水。收拾好玻瑀渣子,回卧室,已经比深夜还要深..一维发 现她醒了,躺在那儿睁大眼晴流眼泪:象是她也没发现自己 哭了一样,象是每次他这个时闾才回家看到的一样。一帷拉张椅子在床边坐下,问伊纹要不要喝水..她说好。扶她起乘,她小口小口喝水的样子真可爱。她把杯子还给他的时 候,手和杯子一起留在他的手里。她静静地说:一维,我怀孕了,前几天去医院确定了,我叫他们先别告诉你,应该是在日本有的。

从此一维和伊绞变成世界上最恩爱的夫妻。一维只要看 见婴儿用品就会贾一件粉红,一件粉蓝的。伊绞笑他浪费, 说如果是男生,用粉红色也没什么不好啊。一帷会瞇起眼晴 说再生一个就不浪#了,一面把小玩具放进推车里一面把伊 绞笑着打他的手拿过去吮吻。

思琪和婷都是冬天的小孩,十三..十四,十五歳的生 日,都是和伊绞姊姊一起过的,因为伊绞也是冬天的小孩。 升上高三,要过十八歳生日,思琪只觉得木木的,没有长大 的感觉。生日当然不是一种跨过去了就保证长大的魔咒,可 是她知道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长大了,她的心事就算是喂给 一个超级黑洞:黑洞也会打出一串凌乱的饱嗝。更何况黑洞 就在她里面。大家都说她太白了,白得像石育雕塑。她总是 会想象一双手伸道自己的肚子,擦亮一支火柴,肚子内壁只 刻着那句老师对她说的:「雕塑,是藉由破坏采创造。」一维领伊纹上毛毛先生的店,要挑诞生礼给肚子里的宝宝。毛毛先生看着他们手牵手走进乘,毛毛的脸看起乘就像 烧烤店门口那篮任人拿的薄荷糖。啊,钱先生钱太太,恭喜。伊绞看着毛毛的眼神像海。我好想往里面大喊,像我们 最喜欢嘲笑的日本励志爱情电影那样,把手囿在嘴边f把我 的名字喊进你的海眼里。

寳宝的话,我推荐脚鍊,对置置安全。一维马上说,那就脚鍊吧。简单的款式就好,伊纹接着说。毛毛看见一帷的 手放在伊绞的大腿上。简单的话,像这样呃?几笔就童出 乘。就这个吧,一维看起来很间心。最近案子有点多,一个 月以后可以吗? 一帷笑了,还有九个月给你做!毛毛笑着回 答,钱先生一定很开心。那当然!钱太太也一定很开心吧? 嗯。边客的时候毛毛发现伊绞穿平底鞋只到一帷的胸前..而 他必须抬起头才能看见一帷的眼晴,必须低下头才能看见伊 绞的。你的睫毛在挠癀我的心,可是它没有格格笑,它权得 哭了。一维早已坐进驾驶座,上副驾驶座之前,伊绞大大地 眼他挥挥手,他却觉得还是睫毛在挥手。回去店里,上二 楼f很快地选定了克拉数f画好了一比一的设计圄f修改的 地方仔细地用榛皮擦擦干净,擦到那脚錬在白纸上显得理所 当然到跋扈。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伊绞没有隔几天就上毛毛先生这儿。毛毛问她:钱太太很开心吧?前两天才问过同一句话..可是彼此都知道不是同 一句话。嗯,开心,真的开心。那太好了。毛毛发现自己说 的昙真心话..他全身都睁间了眼睛..吃吃地流泪。只有眼睛 没有流泪。我要来拿给我的小朋友的坠子。小朋友?啊..当然。

一双白金坠鍊,细细的鸟笼里有青鸟站在鞦韆上,鸟笼 有清真寺穹顶,鸟的身体是水汪汪的搪凳,眼睛是日出般的 黄钻,鸟爪细细刻上了绞路和指甲,鸟笼的门是闻着的,轻 轻摇晃,鸟和鞦韆会跟着荡起来。伊绞轻轻晃着坠子,又拈 着还给毛毛先生,她手指碰到他的掌心柔软地方的时候,毛 毛觉得自己是高岗上被闪电劈开的树。「毛先生真的是艺术家。」那里,钱太太客气了。」「太谦虚这点也很艺术 家。」「其冒做完这个,我心里蛮骄儆的。」两个人都笑 了。「心里头骄儆也非常艺术家呃。」你笑起采真美,想把 你的笑风化了收在绒布盒子里。

伊纹突然歛起笑容.采回转弄自己的婚戒.又瘦了,一 推就推出来。这个象征不好。马上停下玩弄的左手。伊绞开 口了:「那天,对不起。」毛毛愣了一下,_阳〖#地开口,用 很小声但不是说祕密的语气:「该说抱歉的是我,我说了令 你困扰的话。可是想想,觉得自己给你带采困扰,这样的想 法也好像在白抬身价。总之很抱歉。」伊绞默默把青鸟坠子的绒布盒子啪地夹起采,关了一个还有一个。关上盒子:四 指和拇指合起来的手势,象是她从学生时代就喜欢逗邻居小 孩玩..套着手指玩偶的样子。拇指一张一弛,玩偶说出人 话..孩子们笑得像一场大梦。她知道毛毛知道她的手势在做 什么。毛先生喜欢小孩吗?喜欢。他又笑出笨,可是我待在 店里十年没看过几个小孩。伊绞笑了 f她说,我从釆没有想 过喜欢小孩的人该选什么工作,可以遇到小孩..却又不用管 教他们。他们都笑了。毛毛没有说的是,喜欢你的小孩,就算是钱一维的小孩也会喜欢。

毛毛先生上楼之后一整天都在耋一只难昆酒戒,各色搪 瓷迷你芘卉团国包围一颗大寳石,藤蔓从戒身爬上主石,主 石上沾着一双蝴蝶,蝴蝶身上有拉花芘绞里有小寳石。鲞 了一整天..腰酸背痛,起身活辂的时候脊椎卡卡响。一只反 正无法实现的难尾酒戒。第一次觉得自己画得其宾蛮好。第 一次做一整天白工。那几天毛毛都在修改那只鸡尾酒戒f连 3D圄都做好了。为你浪#的时间比其他时闾都好,都更像时闾。

过没几天一帷竟采毛毛的店。毛妈妈一如往常端坐在那 儿:啊:钱先生,需要我叫毛毛下来吗?好。毛妈妈走上 种,特地加重了脚步。钱先生在种下。钱先生?小钱先生? 对,找你。下楼,漾出笑容:钱先生怎么来了?马上对自己专业的亲热感到羞愧。

就是这人打得你不见天日。原来一维 想送伊绞生日礼物。毛毛先生这才知道伊绞的年杞。小心翼 翼地问..有要什么石颉吗..多大? 一维挥挥手,预算无所 谓。又补了一句f但是不要跟别人一样的。要简军还是复杂 的?愈华丽愈好f愈梦幻愈好f你不知道f伊绞她整天都在 做白日梦。

毛毛突然明白为什么觉得这人奇怪..也许世界对他太容易了,他又不像伊纹宁愿自己有罪恶感也不要轻_[#别人..一 维的毛病就是视一切为理所当然。马上想到伊绞说她为什么 不喜欢维多利亚时期的小说,伊纹说:「古典这两个字,要 当成贬意的话,在我的定义就是:视一切为理所当然。」这人真古典。毛毛翻了几张圄,一帷都说不钩。毛毛上楼印了 最近那只戒指的圄下采,复印机的光横行过去的时候毛妈妈 的眼光也从毛毛身上切过去。一帷看一眼就说这个好:就这 个吧。联络香港的金工师傅,一个键一个键按电话的时候,毛毛很幸福。没有黑色幽默或反高潮的意思,他只是蜿曲地感到,本属于伊纹的就一定会到伊纹手上。

一骑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