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第三章 复乐园(2)

  •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第三章 复乐园(2)已关闭评论
  • 34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随笔创作

第三章(2)

复乐园(完)

作者:林奕含

每个人都觉得圆桌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发明。有了圆桌, 便省去了你推操我我推操你上主位的时闾。那时闾都足以把 一只蟹的八只腿一对螯给剔干净了。在圆桌上,每个人都同 时有作客人的不负责任和作主人的气派。

张先生在桌上也不顾礼数,伸长筷子把合业里的蔬业拨 闻,挑了肉便夹进太太的碗里。

刘妈妈一看,马上高声说话,一边用手肘挤弄丈夫:你 看人家张先生,结婚这么久还这么宠太太。

张先生马上说:哎呀,这不一样,我们蜿如嫁掉那么久 了,我们两个人已经习惯相依为命,你们怡婷才刚刚上大学,刘先生当然还不习惯。大家笑得酒杯七歪八倒。

陈太太说:你看看,这是什么啊,这就是年轻人说的, 说的什么啊?李老师接话:放闪!

吴奶奶笑出更多皱纹:还是当老师最好,每天跟年轻人在一起,都变年轻了。

陈太太说:小孩一个一悃长大了,赶得我们想不老都不行。

谢先生问:晞晞今天怎么没有来?

李师母跟熟人在一起很放松,她说:晞晞说要到同学家写功课。每次去那个同学家,回来都大包小包的。我看她访课是在百货公司写的!

又嗔了一下李老师:都是他太宠。

张太太笑说:女孩子把零用钱芘在自己身上,总比花在男朋友身上好。

李师母半玩笑半哀伤地继续说:女孩子芘钱打扮自己, 那跟芘在男朋友身上还不是一样。

刘妈妈高声说:我家那个呀,等于是嫁掉了,才上大 学,我还以为她去火星了!连节日都不回家。

刘爸爸还在小声咕哝:不昙我不夹,她不喜欢那道菜 啊。谢太太接话,一边看着谢先生:都说美国远,我都告诉他,真的想回家,美国跟台北一样近!

陈先生笑说:该不会在壹北看上谁了吧?谁家男生那么幸运?

谢先生笑说:不管是远是近,美国媳妇可不如台湾女婿好控制。

公公嫛嫛岳父岳母们笑了。

吴奶奶的皱绞彷彿有一种权烕性,她清清噪子说:以前看怡婷她们,倒不象是会轻易喜欢人的类型。

她们。圆桌沉默了。

桌面躺着的一条红烧大鱼,带着刺刺小牙齿的嘴欲言又 止,眼晴里有一种寃意。大鱼半身恻躺:好像是趴在那里倾 听桌底下的动静。

刘妈妈高声说:是,我们家怡婷眼光很高。

又干笑着说下去:她连喜欢的明星都没有。

刘妈妈的声咅大得像狗叫生人。

吴奶奶的皱绞刚刚绷紧,又松懈下采:现在年轻人不追星的真的很少。

又咳嗽着笑着对李师母说:上次你们来我们家,晞晞一 屁股坐下来就开电视,我问她怎么这么急,她说刚刚在种下看到紧张的地方。

吴奶奶环顾四周,大笑着说:坐个电梯能错过多少事情呃?大家都笑了。

张太太把手围在李老师耳边,悄声说:我就说不要给小孩子读文学,你看读到发疯了,这真是,连我..连我都宁愿看连戏剧也不要看原著小说,要像你这样强壮才能读文啊, 你说是不是啊?

李老师听着,只是露出哀威的神气,缓轘地点头。

陈太太伸长手指,指颉上箍的祖母绿也透着一丝玄机, 她大声说:哎呀,师母,不好了,张太太跟老师有祕密!

老钱先生说:这张桌上不能有祕密。

张先生笑着打圆场说:我太太刚刚在问老师意见,问我们现在再生一个,配你们小钱先生,不知道采得及来不及?

也只有张先生敢闻老钱一家玩笑。

老钱太太大叫:唉唷,这不是放闪了,自己想跟太太生孩子,就算到一维头上!

先生太太们全臾声大笑。红酒洒了出束,在白桌中上渐 渐晕开,桌中也羞涩不已的样子。

在李老师看乘..桌中就像床单一样。他快乐地笑了。

李茇师说:这不是放闪,这是放话了!

每个人笑得像因为恐怖而实叫。

侍酒师沿囿斟酒的时候只有一纹向他点了点头致谢。

一维心想,这个人作侍酒师倒是很年轻。

一维隐约感到一种痛楚,他从前从不用「倒是」这个句型。

张太太难得脸红,说: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在外面这么 殷勤,在家里喔,我看他,我看他,就剩那一张嘴!

吴奶奶已经过了害臊的年纪,说道:剩嘴也不是不行。

大家笑着向吴奶奶干杯,说姜还是老的辣。

李老师沉沉说一句:客厅里的西门庆..卧室里的柳下

大家都说听不懂的话定是有道理的话f纷纷转而向李老 师干杯。

张太太自顾自转移话题说:我不是说请书就不好。

老钱太太自认是请过书的人,内行地接下这话,点头 说:那还要看请的是什么书。

又转过颉去对刘妈妈说:从前给她看那些书,还不如去公园玩。

一维很痛苦。他知道,从前给她看那些书」的原话是 从前伊纹给她们看那些书」。一维恨自己的记性。他胸口沉得像从前伊绞趴在上面那样。

伊绞不停地眨眼,用睫毛搔他的脸颊。

伊纹握着自己的马尾稍,在他的胸口写书法。写着写 着,突然流下了眼泪。

他马上起身,把她放在枕颉上,用拇指抹她的眼涙。她全身赤裸,只有脖子戴着粉红镫项鍊。趱石像一圈聚光灯照 亮她的脸庞。

伊绞的鼻头红了更像只小羊。

伊纹说:你要永远记得我。

一维的眉毛向内簇拥,挤在一起。

我们当然会永远在一起啊。

不是..我是说,在你真的占有我之前,你要先记住现在的我,因为你以后永远看不到了,你懂吗?

一维说好。

伊绞偏了偏头,闭上眼晴,赖子歪伸的瞬闾项鍊哆嗦了一下。

一维坐在桌前,环视四周,每个人高声詗笑时舌头一伸 一伸像吐钞机,笑出眼涙时的那个晶莹像望进一池金币,金 币的倒影映在黑眼珠里。歌舞升平。

一维不能确定这一切是伊纹所读的「不知老之将至」, 还是「老而不死是为贼」,或者是「纵然行过死荫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一维夜冠楚楚坐在那里,却感觉到伊纹凉凉的小手深深地把指甲摁刻道他屁股里,深深迎合他。

说你爱我。

我爱你。

说你会永远爱我。

我会永远爱你。

你还记得我吗?

我会永远记得你。

上了最后一道菜,张先生又要帮太太夹。

张太太张舞着指爪,大声对整桌的人说:你再帮我夹! 我今天新贾的戒指都没有人看到了!

所有的人都笑了。所有的人都很快乐。

她们的大槽还是那样辉煌,丰硕,蒂腮式圆柱经年了也 不曾被人摸出腰身。

路人骑摩托车经过,巍峨的大楼就像拔地而出的神庙,路人往往会转过去,掀了安全帽的面盖,对后座的亲人说:要是能住进这里,一蜚子也算圆满了。

(完)

一骑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