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群男人玩得嗷嗷叫小说(三个壮汉合伙欺负她)

“唐糖加油,唐糖好棒,揍他,揍他!”

宋瑶化身小迷妹,勾拳抬腿学着唐糖的动作,在一旁为唐糖加油助威。

几个男生没想到唐糖身手好到逆天。

他们是体育系的,体力本就比一般男生要强上很多。

可放在唐糖眼中他们可能连渣渣都算不上。

他们根本看不清唐糖的动作,还没等还手或者预防就已经一人挨了一巴掌。

这不是打架,这是完全碾压式的吊打。

唐糖穿梭在三人之间,对待这三个人她非常的公平。

打的次数,位置全部都是一样的。

早在贺谨言那里一点好处没捞到,说是切磋,实则就是被贺谨言哄着逗着玩。

她从来不觉得猫抓老鼠的游戏有多好玩,现在竟然觉得非常有意思。

“服不服!”

唐糖把那三个人打到趴下,她踩着一男生的后背问着。

打了半天,她气不喘只是粉嫩的小脸有些微微泛红。

身上的桃花香充满了器材室。

“服了服了,唐女侠饶命,唐女王我们错了,以后我们一定离得您远远的,绝不在您老和宋小姐的视线范围内出现。”

黑T男趴地求饶。

“不行啊!”唐糖摇了摇头,伸出纤细如玉的手指晃了晃:“说要打得你们跪地叫爸爸的。”

三人几乎一口同声:“爸爸。”

“切,滚吧!”

唐糖踢了他们脚,抬腿走向了宋瑶。

“看傻了?”

唐糖在宋瑶的面前晃了晃手。

“啊,啊啊啊啊!!”宋瑶激动的尖声叫着,好像小迷妹看到了爱豆。

她握着唐糖的手:“糖糖你太棒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唐爸爸,你收了我吧!”

“傻样,走了去吃饭,打得手疼肚子饿。”

唐糖甩了甩手,搭着宋瑶的肩离开了器材室。

器材室里三个男生在门上那一瞬,表情一变,黑T男“tui”了一声,骂道:“MD轻敌了,今天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运动装男复合道:“对,找主任去。”

格子衫男说:“反正我们身上有伤,到时候就反咬姓唐的一口,这伤不能白挨。”

格子衫男:“MD,没吃到肉不说还被揍一顿,下次多找几个人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姓唐的贱人。”

太TM不要脸了。

蛇蝎女人。

看着可爱软软糯糯的,实则就是一个金刚芭比。

“走!”

三个人互相搀扶着。

“哎哟我的腿。”

“你慢点走,疼疼MD姓唐的,这笔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别吵了,吵得我都要烦死了。”

其实他是心烦的要疼死了。

唐糖和宋瑶心情大好,反正下午也没有什么课,唐糖小盆友带着小学初中高中都没有翘过课,乖乖的在学校当三好学生的宋瑶小盆友体验了一次大学翘课。

“糖糖这样真的没事儿吗?”

坐在甜品店里吃着芒果手摇奶盖的宋瑶心中还是有着小小的不安。

“我告诉你,如果出了事你就告诉宋梓晨,我们在学校被男人堵住,之后把他们打跑了,心中害怕需要甜甜的美食来安慰,所以就跑出来吃东西了。”

唐糖吃的是蜜桃奶盖,她咬着勺子,嗯,好吃。

满足。

果然没有什么是甜食所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吃两次。

甜品三件套走两波,总有一波可以治愈心情的。

宋瑶小迷妹嗯嗯的点着头,现在唐糖就是她姐姐,唐糖说什么都是对的,唐糖走哪她跟哪。

唐糖刷着手机APP找着美食,她说:“小瑶瑶,你有没有去过夜市啊!”

宋瑶晃了晃脑袋一脸失落的说:“没有去过。”

“一次都没有啊,今天晚上姐姐带你去夜市玩,晚一点再让你哥过来接你。”唐糖还振振有词:“今天在学校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事情,晚上一定要好好的放松一下心情。”

宋瑶双眼放光,点头应道:“对。”

嗡嗡嗡,唐糖看着陌生来电。

没有任何犹豫的挂断电话。

她已经将这个电话归类为诈骗电话了。

学校教务处,主任听着传来电话内传来嘟嘟嘟的声音,他挂断电话说:“没接。”

“你确定身上的伤是唐糖打的?”

三个大男生被一个看上去还没有成年的小女孩子打成这样?

他还是有些不信的。

黑T恤男痛得呲牙咧嘴,他嘶了一声:“主任我们骗你干嘛,真的是唐糖打得。”

“就在器材室。”

“我们看在她是个女孩子的分上没有和她动手,就是让她帮着拿些东西到体育馆,谁知道她不拿就算了,还对我们动手谩骂我们。”

“主任,您不能因为她是贺总送进学校的,就任由她这样作威作福不把校规校纪放在眼里吧。”

“对啊校长,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下周我们还有比赛,如今被唐糖打成了这样,下周我们还怎么参赛?”

运动装男生附和着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主任头疼的捏了捏眉心。

唐糖与贺谨言有关系是没错,她在学校里也有些特权,比如上课不点她的名,不技迟到早退学分。

对她的要求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考试的时候不许挂课,每课都要及格才行。

贺谨言同意了,并给学校捐赠了实验楼。

可如今,他怎么也没想到唐糖会成为学校里的小霸王。

这是大学,不是初中,更不是高中。

主任无奈之下只能将电话拨到了贺谨言那里。

贺谨言正在办公室看着文件,忙到现在连口午餐都没有吃。

他时不时的拿起手机看看,小没良心的别说电话不打,就连短信也没给他发上一个。

昨天还知道跑到公司来给他送午餐,虽然最后是他带着她又出去吃的,可今天呢?

音信全无了。

果然不能将她放出去飞太久,只怕不一定哪一天她会飞得连回家的路都忘记了。

这可不行。

贺谨言一直沉着气压,当他再次放下手机拿文件时,手机竟响了起来。

“算你有点良心。”

贺谨言嘴角微微上翘,以为来电话的是小姑娘,可结果没想到电话会是学校打来的。

贺谨言收起脸上的笑意,冷漠的沉声问:“什么事。”

原创文章,作者:夜行书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ixinask.com/8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