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是什么意思?

  • 龙傲天是什么意思?已关闭评论
  • 52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随笔创作

龙傲天的江湖回忆录羊肠小道中走过一个懒散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的模样,看起来高高瘦瘦的,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个前额,身上穿着打满补丁的粗布衣衫,右脚芒鞋更是烂了一个大洞,露出雪白的大脚趾。他穿着很是寒酸,但英气勃发,剑眉星目,唇红齿白。

虽然天生自带撩妹技能,可惜穷乡僻壤,没人懂得欣赏。

不错,那就是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龙傲天。

有人说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从互联网时代到如今,江湖更新换代几十年,我虽早已被拍死在沙滩上,但仍是天空中最早明亮的那颗星。

时至今日,许多妄想一夜成名的年轻人跑过来问我,想要成名最关键的一步是什么,我总是笑而不语,因为当时我还很红。

不过现在我不得不讲,因为我还想乘着年轻再红一把。

这一切,都要追溯到我十五岁的时候……

1

十五岁之前,我每天只想着耕田种地,攒够钱能买头老黄牛,节省出时间可以外出打工,以后娶了村头老陈家的姑娘阿花。阿花大我七岁,虽然相貌平平,但是干活麻利,臀部丰腴,用我老爹的话来说,屁股大的女人能生儿子。

老婆孩子热炕头,想一想未来其乐融融的小康生活还真有点小激动!

可是我叫龙傲天,命中注定不会平平淡淡地了此残生。

第一个找上我的是一个年轻书生,带着一副厚厚眼镜,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问:“你就是龙傲天?”

我当时正坐在石头上抠脚,常年的田地劳作使我患有严重的脚气,此刻又闷又痒,于是我没好气地回答说:“你待怎地!”

“挫是挫了点,不过稍加改造,还有点前途。”书生摸着下嘴唇喃喃道。

你小子骂谁呢!

这句话还没说出口,书生就从口袋里拿出一锭明灿灿的台州官银。我眼睛一亮,这不光能买头耕牛,连娶阿花的钱都足够了!

这年头谁和钱过不去呢?

“公子有何吩咐?”我立马切换成哈巴狗模式。

2

这年头钱不好挣,屎不好吃,但是伟大的先贤还告诉我们,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我已经做好了上刀山下火海的准备,书生的要求却比这复杂阴柔的多。

书生不读书,反倒是一个写书的。用他的话来说,我是用锄头种地,看天吃饭,他是用笔写字,靠读者打赏度日。

农民都是看天吃饭,因为天有阴晴雨雪,这本无可厚非。

可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读者的口味也越来越刁,三侠五义落了伍,倚天屠龙也掉了队,所以市场急需新的产品来满足大家的需求。

可我又能做什么呢?

书生笑而不语,看我的眼神透着阵阵邪乎。

“哥,我是不会出卖自己贞操的!”我瑟瑟发抖的说。

“谁要你的贞操了,我要的是你的青春。”

“对我来说,贞操和青春一样重要。”

“滚!”

我和书生坐着牛车唱着歌,来到了金碧辉煌的大都市。

书生叫来很多人,有的帮我洗澡,有人帮我换衣,还有人帮我打粉底化妆……

就在我忐忑不安,想象着即将独自面对的三十平方米鹅绒大床时,听见书生喊,灯光,摄像准备,action!

传奇人生就此拉开序幕。

而我就是故事中酷帅吊炸天的唯一主角,龙傲天!

书生说,从前的主角太憋屈了,一样是混江湖打群架,但是主角必须高举正义的大旗,一句话不能说错,一件事不能做错,坏事都得往别人身上推,好事必须在自己脸上涂,不光要用拳头把对手打死,还要用唾液把他们淹死。

一句话,不够全能不够高大上你都不好意思出来混。

而我出现的目的就是解放大家的思想包袱,不用遵守这些个什么规矩,想要的东西就去抢,想吃的食物就去拿,胆敢反抗冲上去就是一顿毒打,打得过的往死里打,打不过的叫兄弟一起捶。

这是一个全新的角色和故事,只要不触碰社会的底线就ok了。

我需要赋予角色以真实性,书生则负责构筑故事于传奇性。

这本新颖另类的书籍一问市就火的一塌糊涂,我们再接再厉,分别出版了《龙傲天传奇》《龙傲天之再战江湖》《龙傲天之风云再起》《龙傲天之胜者为王》……

来找我的人越来越多,以我为主角的书籍越来越厚。

而我也从村里打到镇里,从城市闹到国家,从洲际上升到全球,打遍天下无敌手,封王称帝,最后超越世界第一,甚至把自己的名字定义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别号。

也会有读者写信来问,龙傲天,你一路打过去不腻得慌吗?

我则非常认真地回答,打人不腻,就是开头和感情戏有点恶心人想吐。

3

是的,我的身世从来都很凄惨。

每次新书开头,书生总是不厌其烦地交代:龙傲天父母双亡,无亲无故的天煞孤星一枚,又或者是父母快要双亡,只有一个妹妹相依为命的倒霉孩儿。

不过不用担心,妹妹也不会拖太久的油瓶,接下来一定会有类似南海神尼的高人出现,将妹妹带走,好留下足够的空间让我去闯荡江湖。

我的初恋情人一般会是本村财主家的宝贝女儿,不过这些大小姐从来看不起放牛娃出身的我,一般要等书中情节进行到一半,才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悔不当初,而我则会酷酷地甩甩头发,早几把干嘛去了。

从村子里出来,我一般都会拥有师傅百十年的内力修为,然后去某家武馆进修技能,这里有好多师兄师姐,他们必须得看不起我,所以我就把上述剧情重演一遍。

无数的美眉倾倒在我怀里,我很开心,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这些人不像长着一张大饼脸的阿花,个个肤白貌美大长腿,温柔善良惹人爱。

初始,我接受不了,后来就变成受不了!

我对书生说,导演,能不能换个花样?

书生一愣,问你不喜欢女人?下一章找几个小白脸充数也行!

喂喂喂!你们都别瞎想。

不是我不喜欢女人,只是这些人长相性格大同小异,就好像你有一个漂亮美丽的老婆,本来挺好,但是科学家复制了一百个,不管不顾地全塞给你,试问谁能忍受得住!

“就不能换换花样?”我抖抖眉毛,不住用小动作暗示书生。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起名字需要脑子,彰显个性需要时间,拉进感情需要铺垫。

一句话,工业化时代不需要这样细致入微的描述,反正主角上位了,读者看嗨了,流量上涨了,故事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至于你的感受,根本没人在乎!

4

没人在乎吗?我在乎!

那段时间,我真真切切体会到星爷扮演的唐伯虎娶到八个老婆的痛苦。

真是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不光是感情上的烦恼,连读者也回过味来,开始骂我脑残,做事不动大脑,只知道凭借主角光环到处惹是生非……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刚开始他们不正是喜欢我这一点的吗?

当初我有多火,现在就在火上烤炙得多难受……

唐伯虎的情绪可以写在诗里,我的青春已经无处安放。

工作还是很忙,除了忙着继续征服新的世界,还要应付网络上铺天盖地的的骂声。书生一年有三天假期,我利用这个间隙,躲回到当年的小山村。

外面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这里依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单调生活。

“大家快来看呀,龙傲天回来了!是龙傲天!”

龙傲天这三个字叫的特别响亮。

乡亲们不称呼我小龙,也不叫天天,这些淳朴善良的面孔,发出略带有狡黠意味的乡音,反将我推到更远的地方。

我茫然四顾,这才发觉网络暴力已无处不在。

“吃了吗小龙,渴不渴?到大爷这里喝口茶。”终于,赵大爷说了句人话。

蓦然回首,我已五内俱焚,差点掉出泪来。

后来才知道,不是赵大爷对我好,只是家里没wifi,没看过网络小说。

5

水是最普通不过的河水,面粉在铁锅里炒熟之后加点花生瓜子,撒入滚烫的热水中,搅拌均匀。这就是家乡最耐饥抗饿的特产,油茶。这种味道,我那一百多个老婆谁也调制不出来。

想到老婆,我忽然想到我真正的初恋情人,那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女,阿花。

我一边喝,一边小心地问道:“赵大爷,阿花呢?”

“阿花呀!”赵大爷笑呵呵地说,“她嫁给了邻村的邓四弟,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我一个失手,碗掉在地上,“嫁人了?”

她本应该是我的妻子,现在却为他人妇,最令人惋惜的是真的生了三个聪明活泼的儿子。

我有各色迷离的耀荣和掌声,却始终找不到当初光着脚丫跑去买冰棍的快感。

执着而纯粹。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书生不光拿走我的青春,还透支了我最好的未来。

我只想是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龙傲天,难道这也不可以吗?

既然是从这个地方开始的,就从这个地方结束吧!

我终于拿定决心,退出江湖,归隐山林!

6

“你是嫌钱少吗?”书生顾不上自己紧巴巴的休息天,急匆匆地赶来,盯着我看了许久。我摇摇头。

“那你是嫌搭戏的美眉不够性感风骚吗?”

我还是摇头。

“你到底想干什么?”书生暴跳如雷,终于按捺不住。

“没什么,或许就是因为我想要的太多了,所以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书生冷笑着说:“我看你是太自命清高了,嘿嘿,你真以为没了张屠户就得吃带毛猪了么?”

我知道他误解了我的意思,可我已经不想去解释了。

“大爷,您儿子叫什么名字?”书生负气似地转向旁边目瞪口呆的赵大爷。

“赵日天!”

顿时,书生的眼睛变得比我当初还要亮。我知道,那是我再也掩盖不了的雄光万丈。

书生在村子里逗留了三天,这回才知道,这个闭塞偏僻的小农村,最大的特产就是酷帅屌炸天的名字,他笑得合不拢嘴。

为防一家独大,书生这次直接选走三个新秀,他们分别是赵日天、叶良辰和福尔康。

而我的个人故事,终结在打败帝释天成为宇宙大帝那一天。此刻发生的事情,对书生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小插曲,甚至都不会提及。

至于读者,继续着他们的优良习惯,一边兴匆匆地看,一边恶狠狠地骂。

7

我在坐等看笑话。可赵日天等的心理承受能力很是强大,最后甚至形成一个畸形的循环,唾液与鲜花齐飞,掌声和鸡蛋共鸣。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们存在的意义根本就不是著书立说,流芳百世,而是承受起消费者所有的意淫和发泄。

没错,不是读者是消费者!

多年之后,我们四个人的名字超越了本尊的传记小说,成为那个时代的标志,即使我已经不在江湖。

没错,那就是恶名昭著的网红四少。

那是我逃也逃不掉的传说。

但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只是应运而生的产物而已。

8

龙哥哥,怎么才能红透半边天?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并不代表我吝啬小气,他们输在先天不足。

那个时代的传奇已经不可复制。

当然,他们并不懂得这些,最后带着我亲手烹制的油茶和龙小虾的冒名小号,欢欣愉悦而去。

他们会在自己新书的开头着重强调:龙小虾是龙傲天的先祖爷爷或者后辈子侄。

鬼知道这是哪跟哪的逻辑。

要想成名,就要开创下一个时代的传奇!

因为我们这个村子叫做网红村,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夜行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