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人物分析

  • 平凡的世界人物分析已关闭评论
  • 21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学生天地

  演绎人生抗争的悲剧故事

[摘 要路遥以其澎湃的激情专注于表现城乡交叉地带的人情物事,他的《平凡的世界》就塑造了孙少平、孙少安两兄弟 “典型”的人物形象,尽情展示着普通人物的不平凡人生。本文通过对路遥的作品《平凡的世界》中两个主要人物形象的分析,从作者的生活经历,黄土地的苍凉,对黄土地的深情与热爱,黄土地的悲欢离合与爱情悲剧等方面分析路遥作品特有的苍凉、悲壮的悲剧情结。

[关键词路遥 平凡世界 人物形象

带着特有的黄土气息,从陕北高原向我们走来,这就是路遥。路遥在其一生中给我们留下了为数不多却足以震撼人心的作品,他时刻关注着黄土地,关注着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纯朴善良的人们,路遥以其强烈的激情与他们一起悲欢,一起思考,一道前进。他所写的人是像黄土地一样质朴善良而又多情自尊的人,他叙述的故事是像黄土地一样平凡而又普通的故事,他所抒发的感情是像黄土地一样炽热奔放而又辽远的情。路遥正是以像信天游旋律一样缠绵悠长而质朴的感情在《平凡的世界》里,写出了《人生》。创造出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随着城市和农村本身的发展,城市生活对农村生活的冲击,农村生活对城市生活的影响,农村生活城市化的追求倾向,现代生活方式和古老生活方式的冲突,文明与落后,新的思想意识与传统观念的冲突等等,构成了当代生活的一些极其重要的内容。”路遥是个多情又敏感的作家,现代文明之风吹到黄土地所掀起的波澜,路遥是非常关注的这“其重要的内容”,“城乡交叉地带”的创作区是路遥的发明,他一如既往地耕耘在这片土地上,直到生命的终结。。当他回乡之后,一个人独处天老地荒的山沟里时:“一种强烈的愿望就不断从内心升起,他不甘心在双水村静悄悄的生活一辈子,他老感觉到有一种东西在向他召唤,他在不间断的做着远行的梦。”即使有吃有穿了,他还会煎熬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要去城市闯荡人生,自觉地勇敢地挑战困难。他不贪图和哥哥合办砖窑得到客观收入,离开温馨的家庭,赤手空拳的闯入陌生城市,去开辟崭新的空间。孙少平在背石头时所承受的牛马般的劳动使人惊心动魄,“他的意识就处于半麻痹状态,沉重的石头几乎要把他挤压到土地里去……两条腿如同筛糠,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危险……三天下来,他的脊背被压烂啦,他无法目睹背上的惨状,只感到像带刺的葛针条刷过一般……肉被石头磨的像一层透明的纸,工地当小工,也不沦于一般的民工,超负荷的体力劳动之后,他不是沉沉的睡去,在最简陋的工棚里他还挑灯夜读,汲取文化思想的乳汁,对生活进行观察与思考,决不沉溺于世俗的欲望。在随时都会遭受生命危险的煤矿,他在那里依然忘我地投入地下的艰辛的工作。种种炼狱般的生活锻造出了他坚韧的意志和刻苦的精神,不但是主动承受苦难,而且勇于反抗苦难和超越苦难,从而使他的人格和操守在苦难的铁砧上得到最坚实的考验,获得自豪与崇高的心理感受。孙少平从一名高中毕业生成为一名煤矿工人,其间经历了波澜壮阔的人生历程贯穿他的思想的主线是坚韧不拔,奋斗不息的精神。无论面对何种挫折。从学生时代的食不裹腹,衣不蔽体,到揽工生活的颠沛流离,到爱情泯灭的悲痛欲绝,再到因工毁容后的埋头痛苦,少平偿尽生活的艰辛,饱受命运之苦难,然而,他却从未屈服,从未放弃对美好生活的渴望,默默承受,顽强的坚持。正是这样的苦难,给了他富足的精神家园,使他具有了最顽强最震撼的生命力,让读者深刻地体会到在一个平凡的世界里的不平凡的人生。

孙少平在小农意识的海洋里挣扎逃出,到城市主动挑战别样的苦难磨练自己,在对自我思想的不断剖析中逐渐画出生活的蓝图,挖掘人生价值,体现自我。还有他们身上有着强烈的现代叛逆意识,对传统的生活方式与乡土观念提出质疑和否定,试图以个人奋斗的形式摆脱土地的束缚,力求改变自己,改变自己“农民”的历史地位和传统性质。他们的思想发展还透出时代的情绪与奋斗精神,敢于在改革的浪潮中乘风破浪。这些主人公一个特点就是在对人的自我发现与自我觉醒中追求人生价值,显出强烈的个性意识,要求社会承认并领略他们自身所具有的价值和尊严。

而少平、少安两兄弟相比较,哥哥少安的形象刻画是扎根与农村奋斗者开拓者而又安于农村的生活;弟弟少平则是以进取和挑战的姿态面对生活,但是兄弟俩都生活的胜利者,爱情的失败者。两兄弟在不同的人生选择和生活哲学上:他们一个求实,一个幻想;一个重物质,一个重精神;一个封闭,一个开放;一个源自传统,一个指向未来;一个深植农村,一个却被远行的梦所召唤!

孙少平是以进取和挑战的姿态面对生活!他是一个“新人”。他的追求是“梦”,是理想,是未来,他不仅仅满足于物质的充足,更向往精神的充实。他跻身于现代文化的城市,不仅是追求物质生活,更是追求精神价值的实现—自我价值的实现!为了他离开了宁静和谐的家去外做了“揽工汉”。这令孙玉厚不解,也令孙少安迷惑。(他曾多次见孙少年的生活劳苦而劝他回去。)他们都想不到孙少平为什么要出去“受罪”。他们不明白孙少平就是在这样与困境的搏击中实现自我的!

可以这样说,从少平的身上就折射出了中国农村青年的不幸就在于“出身农门,不甘于农门”,不屈从于不平衡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分配和不公正性的农村政策禁锢了农村青年的发展。这实质是国家制度的悲哀。但孙少平没有割弃传统文化的滋养,更多地接受了外面的世界,现代意识和文化观念!他充满梦想和冒险地走向现代文明。在他身上处处洋溢着新的时代精神!

而孙少安是一个心底善良,情操高洁,善思考,敢奋斗的农村青年,他只想通过自己拼命的劳动求改变自身贫困的“世事”,无论他的“搞分担包产”,还是后来的办砖厂,无一不是为了摆脱贫困,脱离苦难,一家人能填饱肚皮,过上安适的生活。作者对孙少安坚强地承受各种各样的痛苦和磨难的品格和令人荡气回肠的道德情操,倾注了深情的赞美。面对“他父亲在他面前抱住头痛哭流涕。他第一次看见刚强的父亲在他面前流泪。他自己也哭了。是的,他将要和学校的大门永远地告别了。他多么不情愿啊!他理解父亲的痛苦——爸爸也不愿意断送他的前程……就这样,他参加了全县升初中的统一考试。在全县几千名考生中,他名列第三被录取了。他的学生生涯随着这张录取通知书的到来,也就完全终结了!”少安为了弟弟妹妹、为了那个家牺牲的太多太多,他没日没夜的忙碌着,但是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那个家,似乎从来都没有为自己“自私”一下,在他质朴的农民思想中渗透出了发展才是出路的意识,勤耕勤作,改变生活。他是一个多么有情有意的人啊!

同时,在少安的身上似乎有一种认命的感觉。在小说《平凡的世界》有孙少安这样的话:不要管农民种什么!政府给农民的应该是资源服务,不能把农民简单视为国家的雇工,而把自己作国家的代言人、掌柜的,可悲的是政府恰恰是怀有这种强烈的主人公意识,认为自己是老板,是吃“官饭的”,人民是“打工仔”,这种认识上的错位,制约着农村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也制约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孙少平式的农村青年所努力追求的就是“吃官饭”,将这种“中国式”悲剧演绎得一波三折。他这个农民式的“打工仔”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郝红梅:郝红梅是一个悲剧人物,与孙少平同是穷苦、苦命的人,郝红梅的爷被扣了个地主帽子,由于这个家庭成份,她一家人在村里抬不起头,她小时候一直都在担惊受怕中活着。及至文化大革命,她家又成了被打击的对象。背着这沉重的政治包袱,伴随着白眼和歧视,郝红梅从小就学的很乖巧,嘴很甜,因此才得以得到推荐上到高中。
在高中与孙少平相识,自己也非常喜欢他,苦命的经历拉近了他们的关系,但同学的闲言碎语使她无法接受,渐渐远离了孙少平。后来郝红梅爱上了家境显赫的顾养民,两人互相倾慕对方。在邻近高中毕业时,为了给同学互赠礼物,郝红梅没钱买,去偷窃被发现,顾家也因此阻止她和顾养民得关系。
后来她嫁给一名教师,可是好景不常男人死了,她孤儿寡母的独自面对艰难的生活
郝红梅长的清秀动人,即使不化妆,她也是那么的光焰耀人,只可惜在那时的政治环境下,她的悲惨境遇让人看了为之悲伤。

郝红梅与田润生:在父母强烈反对的情况下,润生变得疯疯癫癫了,整天胡言乱语。直到有一天润生不辞而别,悄悄的离开双水村。而红梅在焦急中等过了一个冬天,以为润生在父母反对下不可能来这个偏僻的地方找她时,远方风尘仆仆的走来一个人影,红梅的儿子问:“妈妈,那人是谁啊?”红梅告诉儿子:“那是你爸爸来了!”

每当读到这里,我都会泪眼婆娑,为我们的路遥先生为红梅和润生安排的结局叫好,完美的人生,完美的结局,我们的润生通过生活的磨练,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红梅也应该有一个好的结局。故事后来,田福堂过了几年也承认了他们的婚姻,将润生和红梅及孩子们弄来双水村,红梅最后是双水村的教师,润生也自己买了拖拉机搞运输,美满的一对啊!

孙少平:前面写了五期人物分析,我觉得第一主角孙少平是最难把握分析的用词,概括起来一句话: 孙少平——平凡世界的精神斗士。《平凡的世界》有两个主题:一个是苦难体验,一个是道德善良。正是由于对苦难和道德的论述,主人公孙少平便担负起实现小说这两个主题的重任。

与孙少安及其他人截然不同的是,孙少平对苦难有着主动选择和迎接挑战的勇气,他甚至能够将对苦难的体验升华到人生哲学的境界:“是的,他是在社会的最底层挣扎,为了几个钱受尽折磨,但他不仅仅将此看做是谋生活命——职业的高低贵贱,不能说明一个人生活的价值,恰恰相反,他现在倒很‘热爱’自己的苦难”……他相信,自己历经千心万苦而酿造出的生活之蜜,肯定比轻而易举拿来的更有滋味……他自嘲地把自己的这种认识,叫做‘关于苦难的学说’”。正是孙少平在巨大的苦难中表现出的人格尊严和道德激情,以及面对困难的从容淡定和自得其乐,才使得这个人物显得熠熠生辉。(与师母)

随后随着出生大县城,见多识广,敢爱敢恨的田晓霞慢慢走近他的世界,他的视野逐步开放,高中毕业的少平不甘心在家务农而独自来到异地的煤矿当矿工,同时和田的关系也进一步发展。工作、感情生活不断地锻造着他,最后凭自己努力成为矿工组长的少平在晓霞意外死亡后经历了巨大的打击,惠英贴心的关怀让他在自己的感觉和外界的看法上左右为难,故事最后少平因为矿难而毁容,在养伤期间他进一步成熟;他拒绝了脱离苦难矿工生活、拒绝了留在县城的机会,毅然回到了矿区,回到惠英身边,完成了平凡向伟大的蜕变......

田晓霞:田晓霞出身于一个干部家庭,父亲是原西县革委会第一副主任,殷实的家境使她不必像男主人公孙少平那样为温饱所困,更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家庭的熏陶下,她的思想境界和内在品质都远胜于同龄人。 如果我们仔细研读孙田两人初次见面的片段,会得出这样一个印象:此时的田晓霞自信、热情、主动,而孙少平在这样一个“又洋又俊、穿戴漂亮的女同学”面前,变得像“农民一样笨拙”。孙少平此时的智力和眼界均未完全开发,而使这块未经雕琢的璞玉绽放夺目光芒的,正是田晓霞。 

田晓霞在高中时期已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看问题往往和社会一般的看法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此时的孙少平“每次和她交谈,都能使自己的头脑多开一扇窗户”,孙少平已开始自觉接受田晓霞的指教,而田晓霞则慧眼独具地发现孙少平与众不同的“气质”,并有意识地加以引导。由于是干部子女,家里长期有最新的内参报纸,可以随时了解国内国际的重大新闻,所以,晓霞一开始出场就在衣着打扮、看问题的立场等与众不同,这就深深的吸引和感染了少平,也正是晓霞看到少平的这种不同于其他乡下学生的地方。虽然,少平穿得破烂,吃得粗糙,一种内在的气质也吸引了晓霞。每周晓霞带给少平的内参和各种书籍,让少平在看问题上有一个全新的认识,才有后来高中毕业后,要去外面闯荡的动力。

当然田晓霞和孙少平的爱情故事确实感染了一大群人,唯美、纯真、真挚、执着,可以用很多很多的词汇去形容,又感觉用什么词语都不太恰当,这就是只能大家去原著里品,慢慢品,慢慢回味!

孙少安:孙少安所表现的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 他是背负最沉重包袱的人,6岁开始干农活,13岁辍学帮助父亲支撑起风雨飘摇的家,18岁凭借着“精明强悍和可怕的吃苦精神”被推选为生产队长,成为双水村的“能人”。虽然,有他常年辛勤的劳动,家里照样吃不饱、穿不暖,但是,正是在他的庇护下,弟弟和妹妹才得以完成学业,姐姐一家尚能够勉强度日。而弟弟孙少平之所以敢放心到外面“闯世事”,前提也是有哥哥在,他的“后方”就平安无事。

按他的话说,是为了让家里过上好日子,为了摆脱贫困——的确,他身上具备许多创业者的气质:勤劳、坚忍,血气方刚、顽强拼搏。如果他的思想再远一点,意识再高一点,或许会更成功一点吧。在经历了砖厂失败的一年中,他也窝囔过,一个机会就使他死灰复燃,这人啊!除了坚持,机会也是顶重要的。他对爱情的态度,就不如少平了,面对青梅竹马田润叶的表白,虽然他也喜欢润叶,但是他自卑,没有勇气,他农民一个,润叶公家干部,受过良好的教育。爱,是那样的矛盾。为了逃避爱情,匆忙给自己找了另一个姑娘。面对命运,他屈服了。

 

路遥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女性处于新旧交替的进步时刻,在这一历史时期,传统思想与现代思想在女性这一群体领域中开始了激烈的争夺。相当数量的知识女性,她们在急剧变革的社会生活中,向往与追求成为人格独立的现代人。田润叶和田晓霞就是代表。

《平凡的世界》结局:路遥给《平凡的世界》的人物大都安排了美好的未来:孙少平伤好后回到煤矿照顾“师母”,孙少安继续把实业做大做强,田福军继续清正为官、为民办事,田润叶和李向前、田润生和郝红梅也都被安排了好的结局。唯独田晓霞在采访洪水的事情上牺牲了,金波寻找不知名的藏族姑娘而无果,这两人的结局让人纠结。

一骑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