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2020年回归中国怎么回事?真相让人大吃一惊

知新问答网作者无名剑客2020-07-17 精选提问 阅读

  对于中国人来说,蒙古是一个特殊的国度。因为历史上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蒙古曾经是中国的一部分。

  对于中国人来说,蒙古又是一个陌生的国度。我们对这个与中国有4000多公里边境线的邻国,是那么无知,以至于国内有些人还在一厢情愿地谈论“回归”的可能。

  “回归,是100%没有可能的。”无论是蒙古人,还是在蒙古的中国人,对这一问题的回答不容置疑。

  关于蒙古大呼拉尔第43次讨论回归中国的议题,也纯粹是好事之徒的画饼充饥。

  现实情形是,蒙古人拒中国千里之外尚且不及,又何谈投怀送抱呢?

  “想知道中国人在蒙古人的心里是什么位置吗?日本人在中国人心里是什么样,中国人在蒙古人心里就是什么样。”一位在蒙古生活了多年的朋友这样跟我说。

  中国人在蒙古的真实境遇

  到过蒙古的中国人,多多少少都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我去蒙古之前,朋友就告诫我说,自己一个人要小心,特别是晚上的时候,要离街上的醉鬼远一点儿。

  GuestHouse酒吧的老板曾经对我说:“我从不接待中国人,因为你分不清谁是生意人,谁是旅行者。”他很坦诚地当着我的面表达自己对中国商人的厌恶感。

  中国在蒙企业是这种抵触情绪的最大受害者。山东正元公司相关负责人曾向我提及,2003~2005年间,正元公司在苏赫巴托省开发金矿时,当地的环保警察与县长经常会来找麻烦。

  2006年在公司另外一个项目场地,地方环保警察让所有中国工人站成一排,在太阳底下站着,自己则坐到蒙古包里喝起酒来。“这是一种侮辱,但我们又不得不忍气吞声,其他的外资企业便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正元公司负责人李德亮对此表示无奈。

  在乌兰巴托,曾有多名中国劳工向我倾诉自己在蒙古被打被抓的遭遇。

  我在二连浩特的一个朋友也曾亲口告诉我,前几年他曾在苏赫巴托广场被小偷偷去手机,谁知追到小偷后却被当地警察带到警察局,小偷被放走,自己反而挨了打。

蒙古军人

  在蒙古的中蒙混血儿,一般不会主动对别人谈及自己的中国血统,特别是有中国血统的蒙古官员对此更是讳莫如深,因为这是断送政治前途的危险举动。

  我在蒙古时值奥运,现任侨协会长李有生对我说,中蒙选手争夺射击金牌时,蒙古选手手枪出现问题,当时电视台主持人脱口而出,是不是中国人搞得鬼?

  一大众媒体的主持人在毫无调查的情况下,口无遮拦,无疑是不负责任的。然而这“脱口秀”的背后,却有着更深层次的动因。

  蒙古人对中国人的种种不友好,蒙古媒体无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们往往将集于一点的事情渲染成一个面,以至于中国大使馆不得不做一些公关工作来维持中国在蒙古的形象。

  然而,如果当地报纸做了关于中国的正面报道以后,往往不久就要再做对应的负面报道进行中和,由此可见其国内读者的社情民意。蒙古的政党同样如此,在议会选举中,反华往往成为选举的政治筹码。在一个民主国,这至少反映了当地民众的好恶。

  在蒙古如此的舆情之下,中国民间要求蒙古回归的民族主义者们,无疑缺少更深层面的思考。既不知己,也不知彼,只顾自己在网上自说自话,有时只能帮倒忙。

  这是对中蒙关系颇具考验的一年。只因这一年是大蒙古国建立800周年。前中国驻蒙大使高树茂出于淡化历史、搁置争议、共同发展的考虑,说出了“成吉思汗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既然我们都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就要共同发展”的话,结果依然被蒙古媒体列为最不受欢迎的外国人之一,说这是大国沙文主义的表现。

  高大使这样说过:中国的崛起,历史观必须走向成熟,坦率地说,历史问题不正视,很多周边国的问题都无法解决。

  中国发展是有阶段的,有一个大的长远的战略利益在其中,中国一再强调尊重蒙古主权,但是我们民间却有不同看法,不能说这些人是不爱国的,但要认真思考这些问题。

  驻蒙使馆工作的多位朋友在谈及中蒙当前的主要问题时,都不约而同提到“增信释疑”这四个字。的确,如果做一下换位思考,日本首相去靖国神社参拜,中国人尚且暴跳如雷。当蒙古懂中文的人打开中国网站,看到的都是要求收回蒙古的言论时,蒙古人会怎么想?这个问题绕不过去,中蒙民间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友好往来。

  中国人对蒙古特殊的情感,全因我们的“海棠叶”情节。而蒙古人对中国人的种种不友好,也起源于这片“海棠叶”。

  不同的是,中国人对这片海棠叶充满向往,蒙古则充满厌恶。

  二者的根本分歧在于中国将蒙古建国看作中国分裂与领土缺失,蒙古则看作是民族解放与国家独立,看成自己在苏联红军的帮助下,彻底摆脱了中国将近300年的“殖民统治”。

  我的蒙古朋友孟和在跟我聊历史的过程中,曾反复用到“征服王朝”这一概念。“蒙古在元代也曾征服过中国,为什么不说现在中国是蒙古的一部分呢?”

  蒙古人这种史观的叙事范本,全部躺在它的国家博物馆里。位于首都乌兰巴托市中心苏赫巴托广场西北的国家博物馆共由10个分馆组成,记录了从匈奴王朝到蒙古国长达两千多年的历史。通过展品的内容、陈列样式与展馆大小等细节,我们可以了解蒙古人对自己的历史究竟是持怎样一种态度。

  与中国民族大一统史观不同,蒙古国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在蒙古国家博物馆的墙上,这一点被特别强调出来。

  蒙古国家博物馆在不同展厅里是这样叙述自己国家历史的:匈奴帝国,鲜卑帝国,柔然帝国,突厥人建立的突厥帝国、蓝突厥帝国、维吾尔帝国及最后的蒙古帝国、满族统治之下的蒙古、革命前夜的蒙古、共产主义时期的蒙古与民主化后的蒙古。

 

  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博物馆,在看似千奇百怪种类繁多的展品背后,实际上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即向参观者证明自己国家民族的正统性与唯一性,蒙古国家博物馆也不例外。

  蒙古国家博物馆展厅的历史排序,无疑是想告诉参观者,蒙古国是自古以来中亚各个帝国的合法继承者,历史上各个帝国的统治者或是蒙古人的直接祖先,或与蒙古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两千多年来,中亚的居住者、建国者与统治者的后代,便是现在的蒙古人。

  蒙古国家博物馆告诉人们的,并不只是蒙古人对国家正统的申述,还有他们对外来统治者的态度。满族或者中国,在这里被当成一个侵略者的角色,用来批判。

  突厥王朝的展厅,是蒙古与代表土耳其政府的土耳其国际合作机构共建的,因为突厥帝国创立者的后裔就是现在的土耳其人。

  蒙古人能坦然面对古代突厥人的统治,却无法坦然面对满族或者中国人的统治。

  照理说从1636年清军入关前征服内蒙开始算起,到1911年清朝灭亡,有清一代对外蒙古统治将近300年,比起后来苏联70年的间接“统治”要长出很多。

  但如果你到蒙古国家博物馆就会发现,300年历史的第五展厅“满族统治下的蒙古”,不及“共产主义时期蒙古”展厅的三分之一,是10个展厅中空间最小的。

  第五展厅展品的内容只突出两个主题:军事与刑具。前者强调清朝对蒙古的军事征服,后者用图片加实物刑具的方式,刻意突出满族统治的残酷、黑暗。

  实际上稍对蒙古历史了解的人,只要做一个简单的对比,就可以看出蒙古国家博物馆陈述立场的偏颇。

  苏联控制蒙古以后,没收佛教寺院的财产,摧毁庙宇,逮捕喇嘛,基本上毁灭了藏传佛教。在1932年蒙古出现反抗苏联的行动后,苏联当局开始在蒙古进行清洗迫害。

  从1933~1953年,有36000年死亡或失踪,而当时的蒙古只有73万人。短短20年间,这个国家将近5%的人非正常死亡。

  在文化上,蒙古遭受了与越南同样的命运,传统蒙文被改为俄罗斯式的斯拉夫文字,隔断了他们自身文化的传承。

  以上数据都来自蒙古国家博物馆,对比便知,第五展厅描述清朝对蒙古的残暴统治,只是大而空的宏观论述,缺少历史证据的支撑,却几乎占到整个第五展厅的三分之一,而苏联统治下对蒙古货真价实的残暴统治,却隐藏在共产主义时期蒙古工业化大生产的成就展品中,被轻描淡写般带过。这分明是用政治来解释历史,用当下来诠释过去,印证了克罗齐那句“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名言。

  在第七展厅“革命前夜”里,有一段描写更是赤裸裸地表现了蒙古人对中国商人的愤恨,现照录如下:“中国商人充斥乡间,从牧民手中以低价收购皮革、羊毛、骆驼毛等商品,再将这些商品高价卖出,迫使蒙古人负债累累,由于牧民不能读懂中国商人的账本,中国人因此很容易耍花招,蒙古人经常反抗他们的压迫。”

  蒙古国家博物馆在这段文字旁,别有用心地配上了一幅没有具体出处的图片,上面是一个带着镣铐正在受刑的蒙古人,暗示中国人对蒙古的残暴统治。

  在这里,满族人的官府与汉人的商人都是被当作中国人来看待的。

  辛亥革命后,外蒙古宣布自治,八世呼图克图出任皇帝。1919年,北洋政府派徐树铮将军入蒙,解散自治政府,外蒙古重归中国。“蒙古如此之少的人无法与中国人抗衡,先后向俄、日、英、法、美求救,但均遭拒绝。”蒙古国家博物馆回忆这段历史时这样记录到。

  中国人被区别对待的现实原因

  历史永远是现实的拐杖,现实才是行走着的双腿。

  中苏关系恶化以后,苏联控制下的蒙古也被灌输了反华教育。

  但据在蒙古生活多年的老华侨回忆,那时的蒙古民间,对中国并无反感,只是两国政府彼此保持距离。

  然而今天的情况却刚好反了过来。

  如今,中国已经连续9年成为蒙古最大的贸易伙伴,中蒙贸易额占蒙古贸易总额的50%,用驻蒙大使馆政务参赞柴文睿的话说就是,过去蒙古是反华但不反华人,而现在蒙古人却比较反感中国人。

  中国敞开国门以后,一批中国商人裹挟着伪劣商品来到蒙古淘金。这些人在蒙古人眼中的形象,与蒙古国家博物馆里描绘的中国商人并无二致。这部分人是抹黑中国的先锋队。

  随着中蒙经贸往来的加深,淘金的大部队纷至沓来。据中国使馆统计,去年一年中国公民赴蒙人数达20万人次。在人口只有280万人口的蒙古,这个比例相当大。这20万人次,又大多集中在人口只有130万的乌兰巴托,难怪蒙古人会惊呼:“中国人来了!”

  如今在蒙古国,中国人几乎涉足到了所有的商业领域。

  其中最主要集中在矿产与基础设施建设方面。

  以至于很多蒙古人会抱怨说,中国人正在掠夺他们的资源,抢夺他们的饭碗。

  很多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在蒙古偏偏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将自身的恶劣品行带入蒙古。

  一些华侨向我反应,有些中国老板在当地一掷千金,随意追求蒙古女人,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这些都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蒙古人由此生成的,便不仅仅是抱怨,还有嫉恨。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国民的经济状况远不如蒙古,那时蒙古认为中国是个穷国,现在却完全颠倒过来,这里面不能说没有妒忌的心理因素在作祟。

  除了嫉恨,在蒙古国人最深层的心理层面上,还有对中国的恐惧。如果你有机会站在博格达山顶俯视整个乌兰巴托,你就会体会到蒙古人的这种恐惧。蒙古国全国人口只有280万,只相当于北京市东城区的人口。

  当一个国家一半的人口可以被一眼望穿的时候,当一个国家主要的经济、政治、文化都夹在几山之间的时候,又有谁会对旁边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放心呢?

  驻蒙大使馆政治部孙主任说的更为到位:“与其说蒙古恐惧,不如说他疑虑,包括蒙古在内的大多数国家,都不知道中国以后要走向何处。”

  给两个大国当了几百年夹心馅饼的蒙古,当然深知自己的境遇。300年前,在中国与俄国之间,蒙古选择了前者,1911年,蒙古则选择了后者。

  在蒙古人看来,这两次选择都是处于被迫,结果也不尽如人意。因此在1991年苏联解体,蒙古再一次获得选择权的时候,变精明的蒙古选择了“多支点”外交:用合纵连横之术来对付中俄,这使得它有越来越多的资本与这两个国家叫板。

  然而,双边关系继续受到其他文化、心理和历史因素的干扰,预示着未来两国关系进展的局限。

  经贸关系的迅猛发展令许多蒙古人对中国产生了兴趣。乌兰巴托60所大学和中小学,包括美国人的学校和国际学校,纷纷开设中文课以满足学生对学习中文的空前兴趣。

  蒙古媒体经常指责中国人故意输入有缺陷的产品、偷走街头的孩子卖器官,并播放节目称中国男人诱奸蒙古女人。

  更可怕的是,近年来蒙古国内出现了主要由受教育程度低下的失业年轻男子构成的极端帮派和组织,他们经常对中国人发出死亡威胁。

  最令人担忧的或许是官方对这种反华极端主义视而不见。蒙古国政府和所有主要政党,在一定程度上是操纵极端民族主义情绪讨好公众以捞取政治好处。

  乌兰巴托的中国商人认为,对华人的攻击具有政治动机。媒体夸大中国人渗透蒙古矿业以及中国的劣质食品,这助长了仇恨和暴力。

  这种民族主义直接影响到中蒙贸易,这从当前蒙古国议会辩论如何开发塔班陶勒盖就能一目了然。将该地区的煤、金、铜和铀矿运出需要修建一条新铁路线。

  其中一个方案得到莫斯科支持,但跟俄罗斯铁路线相连要在400公里外。相比之下,若新修铁路直接通往中国,将只有80公里。

  但后一个方案遭到蒙古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政府的反对,他们认为将该矿与中国铁路系统相连有违国家利益。

  这表明,蒙古国对中国的一贯害怕情绪仍然压倒潜在的经济利益考虑。

  我一个朋友刚从蒙古回来。他在那儿和朋友合伙开了俩年大车,没闹上多少钱,只好回来了。

  俩年多的生活,工作让他对现在的蒙古有了很多的了解。蒙古现在的真实情况用一个字来说,就是“穷”。

  那靠近中国边界的地方,大部分是戈壁与沙化地带。这里也是中国人比较多的地方,那里百分之八十的矿都是中国人的。当地人办矿的很少,也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他们到现在都还是以畜牧业为主,一日三餐也是以肉类为主。这也造成了在牛羊肉价格大涨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反而越困难了。

  养的不舍的放开吃了,不养的更是买不起了,就连最基本的伙食有时都难以保障。

  他们的大型商场建筑基本上也都是中国人给建的,里面的商品大部分也都是中国货,奢侈品以欧洲的居多。

  蒙古人对外国人的看法是非常明显而且强烈,对老毛子是非常有好感的。在他们的意识里,只有老毛子是他们的靠山。所以老毛子在他们那里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没人敢管。

  对中国人来说就没那么好运了,老认为中国人是侵略者。来他们这就是为了掠夺资源,建商场也是为了掠夺他们的钱财。所以对中国人很不友好,常常搞破坏,甚至有时还故意找事殴打中国人。

  前几年中国人在那里是很厉害的,他们出门在外很是团结,蒙古人轻易不敢招若。但是最后不知什么原因,中国在蒙古办事的严厉警告不许中国人闹事,在那以后中国人被受气的事就常有发生。

  有一次我朋友在饭馆里吃饭,他的车在外面停着,过来几个蒙古人,根本不管旁边有没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把大车的所有轮胎给卸了,一会过来辆车全部拉走。

  我朋友当时很是生气,想出去。但是被他的伙伴拦住了。说这样的事情常常发生,咱们要闹,咱们这的管事的人也不管咱们,打了他们还的做水牢{水牢是蒙古那的常用设施},搞不好连车也没了,还是忍忍吧。

  我朋友在经历了这件事情以后,就决定回国了。

  当全世界都趋之若鹜地从中国获取财富之际,蒙古国正竭力防止中国投资变为中国主导。这是许多国家尤其是中国周边国家普遍采取的平衡术。

  但由于自身弱点和拒不接受北京拥抱,蒙古国表现得尤为突出。

  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面前,这个人口只有280万的内陆国家相形见绌。蒙古国90%的出口商品流向中国,包括煤、铜、羊毛绒和牲畜等。

  中国则向蒙输送机械、家用器具和其他消费品,占其进口总量的1/3。

  数据显示,与日俱增的对华贸易如今已占到蒙古国经济总量的3/4,该比例已居世界最高行列。

  蒙古国的另一个邻国俄罗斯仍至关重要,不但为其提供燃料,还拥有其一半的铜矿和铁路,这是作为苏联70年附庸国的遗产。